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附近公寓出租,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_大全

        正文 斗破蒼穹之魔法學院(1 / 2)

        ()好看好玩盡在http://

        在迦南學院內院中的一條林間小路上,漫步走來一位身著淡綠色衣裙的少女,

        少女清冷淡然的氣質猶如青蓮初綻,小蠻腰處輕束著一條白色的絲帶,將那腰肢

        勾勒的極為誘人,三千柔順青絲順著香肩垂落而下,直至那柳腰處方才停止。龍騰小說網www.ltxs7.com修

        長的身姿在周圍綠樹紅花的映襯下,宛如是那紅塵中盛開的青蓮一般,超凡脫俗

        而別具靈氣,出色的讓人目眩神迷。

        少女漫步在小路上,抿嘴微笑著,心中想起了那個令她牽腸掛肚的少年。

        五天前那次,蕭炎哥哥真的好壞啊,他不但摟了人家的腰,吻了人家的額

        頭,居然還把手放到那里想到這里她翹挺的臀部似乎還能清晰地感覺

        到男人大手那熾熱的溫度,旋即那清麗脫俗的臉頰上浮現出一個會讓整個迦南學

        院為之瘋狂的羞澀紅霞。

        就在蕭薰兒還在甜蜜地胡思亂想時,不遠處兩個男學員的談話傳到了她的耳

        中。

        你聽說了沒有那個新來的天才蕭炎在剛才練功走火入魔了,好像已經

        快不行了!

        不是吧?怎么回事?

        聽說是因為練功太急,沒有煉化火毒就繼續修煉,導致火毒積累到一定程

        度后大爆發,所引起來的已經有長老去看了

        蕭黛兒聽到這里臉色刷的一下變的煞白,她猛然縱身而起向天焚煉氣塔的方

        向沖去,只見綠影一閃,只留下淡淡的清香彌漫在空氣中。

        那兩個男學員看到這個情形,相視一眼低低的陰笑了起來。

        來到天焚煉氣塔,蕭黛兒毫不猶豫向下沖去,很快她來到了第六層,來到這

        之后她明顯感到這里安靜了不少,抬眼望去空蕩蕩的通道里竟然看不到一個人。

        她心急如焚急速向里面的高級修煉去奔去,不一會兒就來到了高級區,在這里有

        著十幾個的高級修煉室。

        蕭炎哥哥在哪里呢?蕭黛兒焦急地尋找著,但是每個標明有人的修煉室

        都鎖著門,從外面根本打不開。

        突然她發現在通道的最深處站著一位男學員,她趕緊跑過去詢問:請問您

        知道蕭炎的修煉場所么?

        學員看了她一眼,笑嘻嘻地回答:是那個新來的天才蕭炎么?

        是的,就是他,他在哪里?蕭黛兒迫不及地地點了點頭。

        噥就在那里!長老正在給他救治呢,希望你還趕得上看他最后一眼!

        聽了這話,蕭黛兒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她顫抖的身子轉過頭去,發現就在

        通道的盡頭有一閃半開啟的門,從門縫里泄露出一絲詭異的紫紅色的光芒,她慢

        慢走過去深吸一口氣,輕輕的把門推開。

        蕭薰兒走進屋中,發覺這明顯是個單人修煉的小房間,室中只有一張供人休

        息的大石板床。房間內能夠用肉眼看到一絲絲紫紅色的能量猶如霧氣一般飄逸在

        周圍,使室內產生一股莫名的壓抑感,在修煉室的中間有一名長老衣著打扮的人

        正在那里為一個躺在地上的人運氣。

        蕭炎哥哥!少女顫抖著身子慢慢向前走去,這時她身后的門悄無聲息的

        關閉了,可是心情亂作一團的少女根本沒有感覺到。

        哈哈哈哈蕭黛兒,我們等你多時了!地上蹲著的長老哈哈大笑的站

        起轉過身來。

        是你?!蕭黛兒臉色微變才發現這是一位身材健碩的青年,原來他就是

        白幫的三星斗靈付敖,而此時在地上躺著的蕭炎也站了起來

        白山

        白山眼中劃過一道陰冷,當視線停留在亭亭玉立的少女身上時,臉孔上浮現

        出些許迷醉與瘋狂,他緊握著拳頭,高聲叫道蕭黛兒不要再想什么蕭炎了

        從現在開始你是我的!

        看著他們二人的陰險笑容,黛兒似乎明白了什么,淡雅精致的臉頰上首次露

        出了淡淡的嚴寒,衣袖輕揮,金色的斗氣自體內急速涌出。散發金色光芒的斗氣

        在其掌心間凝聚成兩團金光,好似手中握著兩輪烈日。

        目光在那錯落有致的身材上來回巡視,最后落在那微微隆起的山巒上,惡狠

        狠地盯著,付傲費力地咽下一大口唾液淫笑著:黛兒小姐不用白費力了,

        你沒發現這里不是普通的房間么!

        話音剛落蕭黛兒手上的金色光團開始迅速地消融,幾個呼吸間連同她身上散

        發出來的金色斗氣都消失的一干二凈。

        禁斗氣空間蕭黛兒冷淡的臉頰上顯出一絲慌亂,急忙扭身向外沖去,她

        這才發覺門已經被鎖上了,手心貼在門上能感覺出這不是一般的木門,而是如同

        金屬一樣的堅硬,而且門上還浮動這一層淡淡的能量將這個和外界完全隔開。

        白山嘿嘿一笑,對著蕭黛兒笑瞇瞇地說:黛兒學妹,你雖然很有本事,斗

        氣比我們都高,可惜在這里完全用不出來,在這里只有肉體的力量才是最強大的,

        你不要妄想誰來救你了,那怕是蕭炎來了也不過是我一拳頭的事,來吧,說不定

        等幾天之后你就會忘記他,沉伏在我的大雞巴下。

        呸無恥白山下流的語言讓如青蓮般純潔的少女面紅耳赤。

        難道你沒發現這里的其他不同之處么?白山淫笑著說。

        蕭黛兒四周環顧,臉色一變:你卑鄙!

        哈哈這里布滿了的煙霧可是斗皇都會臣服的強力媚藥!來吧黛兒

        學妹!白山忍耐不住張開雙臂向蕭黛兒撲了過來。

        啊蕭黛兒驚慌地閃到一旁:你你要干什么!

        啊哈哈,我們要干什么不用問了吧!付傲淫笑著從另一面搓著手向

        她走來。

        蕭黛兒靠著門邊,雙手緊緊握住衣領,恐嚇他們道:你們知道我是誰么?

        碰了我你們不會有好下場的!

        哈哈不管你是什么人,以后你都是我們的玩物了,再也不會有人知道

        你是否還活著!付傲不屑一顧地回答。

        看你怎么跑!白山趁著蕭黛兒不注意一把抓住了她的領口。

        ??!蕭黛兒驚慌失措向旁邊一閃。

        嘶——一聲,蕭黛兒淡綠色的上衣被撕下一條來,露出一條潔白如玉的

        手臂。

        望著羞赧的少女,兩個男人都興奮了起來,尤其是白山他一直想要得到蕭黛

        兒的身體。從單薄的衣裙下的婀娜的曲線,他可以想象和估計出那是多么的誘人,

        多么得柔軟。

        蕭黛兒在兩個人的夾擊下勉強躲閃著,可惜卻不知道這是男人故意放水的結

        果,因為他們想要看到迦南學院第一美女慢慢崩潰的樣子。

        在慢悠悠的游戲中,蕭黛兒的衣服被撕成一條一條的,露出大片大片雪白柔

        嫩的肌膚,玉一般的頸項,圓潤的肩頭還有在移動抗拒時若隱若現的紅潤頂端都

        讓人瘋狂。

        來人啊快來人??!誰來救救我!望著越走越近的兩人,蕭黛兒

        不再冷靜,她緊張的使勁搖晃著門把,拍打著叫喊著,希望能有人把自己救出去。

        嘿嘿真香啊付傲聞著手上拿著的布條,望著眼前無助的小白兔不斷

        發出淫笑。

        白山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撲上去,一把從后面摟住了蕭黛兒。

        不不要這樣

        蕭黛兒拿出全身的力氣去抵抗白山,可是男女的體力本來差距就很大,而她

        之前躲避又消耗了大量的氣力,很輕松的就被壓在門上。

        白山,你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殺了你我會讓你的家族全都消失

        蕭黛兒羞憤難耐,拼命的掙扎。

        雖然知道對方的健壯是自己完全無法抵抗的,但是蕭黛兒還是本能的拼命抵

        擋和躲閃,可是不一會兒就被白山牢牢按在墻上。

        廢話少說!

        嘿嘿淫笑著男人的魔手開始上下摸索,柔軟的乳房被一把抓住。

        啊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

        蕭黛兒雙手頂住白山的胸口想用力推開他,但是卻讓白山騰出另一只手,將

        她的裙子一點點的拉起,露出潔白無瑕的小腿。

        啊赤裸的小腿被一把抓住,然后一點點向上滑動,這時蕭黛兒驚恐

        的發覺自己對此竟然沒有本應有的那么厭惡,她才發覺周圍的煙氣似乎更濃了些。

        看來自己如不趕快脫離險境,恐怕就真的走不了了。

        臉色蒼白的蕭黛兒緊閉雙目,雙手無力的抗拒著,好像已經臣服在媚藥之下,,

        如果不是貝齒緊咬,說不定還以為是心甘情愿地任人宰割呢。白山感到少女的抵

        抗正在慢慢減弱,多年的夢想就要實現,他興奮地雙手開始在少女身上肆虐,就

        在白山的手攀爬在如絲般順滑的大腿上,微微翹起的山巒上時,看來已經放棄反

        抗的少女突然將她的膝蓋用力的向上猛地一抬。

        啊白山發出一聲慘叫,捂住胯下跪在了地上,打著滾,大口大口的

        吸著冷氣。

        嘿嘿真是沒用的家伙,居然被毫無斗氣的女人給打倒了!付傲嘲笑

        著他,自己則邊脫衣服邊向蕭黛兒走去。

        蕭黛兒緊緊盯著已經赤裸了上身的付傲,心中算計著可能逃脫的辦法,結果

        卻悲哀地發現,在這個禁止斗氣的空間內,無論自己怎么做都無法躲避接下來的

        厄運,唯一的機會也許就是在他不小心的時刻

        就在她還沒有算計好的時候,付傲拉著褲子的手突然一松,一根硬邦邦長長

        的大家伙直挺挺的蹦了出來,就那么的聳立在她的眼前,還在哪里一顫一顫好像

        在打著招呼。

        ?。。。?!從沒有見過赤裸男人的純潔少女尖叫一聲立刻羞得閉上了雙

        目,隨即一種危險的感覺涌上心頭,但是她還沒有反應過來,一股熱氣已經貼到

        了她的身上,忙睜開眼,便看到男人貼過來的古銅色上身,那鼓起的胸肌和腹肌

        充滿了力感,呼吸起伏之間沉實均勻,雄性陽剛的氣勢震懾得她不知所措。

        還沒等她反抗,付傲已經一把抓住她的雙手呈大字狀的將她牢牢按在墻上,

        蕭黛兒剛想掙扎,男人就緊緊壓住了她,寬闊的胸膛和她的胸口緊密貼在一起,

        隨著男人和她急促的呼吸,相互擠壓碾磨,緊跟著下身一熱,一根巨大的火熱棒

        子隔著撕破的裙子頂到了她的雙腿之間,那火熱的熱度幾乎將她的雙腿融化。

        這時付傲的臉已經毫不猶豫的貼了過來,呼吸的熱氣已經噴到了光滑的臉頰

        上,蕭黛兒心中一慌,小臉微紅趕緊扭過頭去,躲避男人可惡的大嘴。付傲輕輕

        地把臉貼到她精致的面龐上,慢慢地摩擦,感受少女嫩滑清冷的肌膚,胸口好似

        在故意讓她體會那逃不掉的恥辱似地,不斷地擠壓轉磨著她的乳房。

        恩嗯??!不

        從未被別人如此輕薄過的蕭黛兒羞憤交加正想趁機再用膝蓋進行攻擊,卻發

        現自己的雙腿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被付傲插入并且用力的撐開,現在的自己好像妓

        女一樣張開大腿,歡迎著他那火熱肉棒的進攻。更可恥的是他高聳的下體根部正

        好壓住少女的恥骨上,本來向上立著的肉棒本她的身體壓成九十度,而那灼熱堅

        挺得部分正頂住自己雙腿間最柔軟的部分,由前到后沿著中間那條縫隙一前一后

        來回抽插。

        付傲的屁股向前一頂一頂,每一次都讓黛兒忍不住發出羞恥的嬌呼。

        這時的她才清晰地感覺到男人的肉棒是如此的巨大,每一次的抽送都能清晰

        地感覺到男人肉棒的火熱和那上面兇惡的血脈棱角是如何將自己的柔軟花瓣向兩

        旁擠壓,然后慢慢的每一部分都緊緊貼著花瓣向后擠壓,那龜頭和肉棒之間的棱

        溝就會倒退著磨刮過褶壁上敏感的每一個小顆粒,酥麻的快感立即散布到全身,

        令女人幾乎無力抵抗,好像就是要體驗自己的花瓣是如何融化在他的肉棒之上,

        對于蕭黛兒來說付傲的每一次抽送都好像世界上最漫長的酷刑,時間長的讓她除

        了難以忍受的羞辱外還莫名其妙的感到心慌意亂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么長的肉棒如果都進來的話會頂到哪里?

        啊羞恥的念頭讓蕭黛兒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根,她慌亂的無力地掙

        扎著,失去冷靜的少女沒有發覺現在室內的紅霧的侵襲之下,她的身上本應潔白

        無暇的肌膚上已經布滿了紅暈,原來這種催情霧氣不僅僅靠呼吸,還能從肌膚向

        內滲透。

        這時她的耳根突然一熱,原來她的耳綴被男人的大嘴一口給含住了,牙齒輕

        輕咬著,濕漉漉的舌尖也在耳廓出舔舐,呼出的熱氣順著耳孔直沖腦海。

        嘶蕭黛兒深吸一口冷氣,耳根處被人舔舐居然讓她渾身發軟,連一

        點掙扎的力氣都消失了,只能被動地聽著耳邊不斷地傳來男人舔舐吸裹的聲音。

        而胸口被擠壓的扁扁的乳房,使她的呼吸更加的急促,每一次呼吸都像瀕死的魚

        一樣大口的喘著氣。

        不行不能再這么下去了!蕭黛兒勉強拉回自己的思緒,努力找出應

        對付傲挑逗的方法。

        這時候付傲的舌頭開始在她精致嫩滑的臉龐上輾轉添磨,慢慢一步步的接近

        蕭黛兒那的兩片薄薄的紅唇蕭黛兒使勁別過臉去躲避時,卻被男人一把捏住下巴

        使勁一轉,還未等她反應過來,一張厚實的大嘴已經吻在了她的櫻唇上。

        轟唇齒相互觸及,蕭黛兒腦海中一片空白,只感到觸電一般一股熱流席

        卷全身,使她不知道該不該去抗拒這種誘惑,但是付傲沒有給她選擇的時間,霸

        道地噙住了那嬌軟的紅唇,更加用力地吸裹著她的唇瓣,舌頭野蠻地向她的小嘴

        中探去,也靈活地在櫻唇上攻城掠地。

        蕭黛兒全身酥軟,被夾在墻上,只感覺到自己的嘴唇一下子被熾熱的物體覆

        蓋,一條滑溜溜的舌頭竟然鉆入口中,肆意玩弄,她完全忘記了掙扎,更忘記了

        蕭炎,癱倒付傲的懷中,只是下意識的緊閉牙關,抗拒著舌頭的入侵。

        這時付傲微微下了下腰,把自己的堅挺調整了下方位,接著用力向上一頂!

        啊唔蕭黛兒竟然就這么被付傲強壯的龜頭給硬生生的挑了起來,

        她驚恐的發出一聲嗚咽,可是隨即被付傲的舌頭給頂了回去。粗大的龜頭隔著層

        薄薄的布料把粉嫩的花瓣強行分開,連自己都很少碰觸的花瓣就這樣被完全占據

        了,因為布料十分柔軟所以在龜頭的壓迫下完全陷入了花唇,顫抖的花瓣能清晰

        感到龜頭那熾熱的巨大,仿佛身下有根火棍將自己挑起,而且還在不斷的深入要

        把自己插穿。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從下體傳來的撕裂般的疼痛讓蕭薰兒腦海從高脹的情

        欲中清醒了過來,她這才發覺,自己的口中不知何時被一條靈活的舌頭侵占了,

        這條舌頭在不斷地沿著口腔內壁做著各種動作,仔細玩弄著自己的舌尖,她羞憤

        交加用力的一咬。

        唔!付傲疼的頓時后退一步,從他的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

        就是這個機會,蕭黛兒一把向付傲的臉上抓去,付傲見狀忙伸手一擋,兩手

        還沒相交,下面一條渾圓勻稱粉光致致的修長美腿呼的一下向付傲的下體踢去。

        唔!

        蕭黛兒捂住自己的小腳蹲在了地上。原來付傲因為愛好凌辱女性經常被女人

        如此攻擊所以就經常鍛煉身體的肌肉強度,特別是小弟弟的堅硬更是硬比堅石,

        而這時蕭黛兒確實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當然如同踢到鋼板上一樣反而傷到

        自己。

        賤貨付傲抹了把嘴角的鮮血,惡狠狠地盯著蕭黛兒,左手一把捏住

        她猶如天鵝般充滿線條極盡優雅姿態的脖子,輕松地拎了起來。

        蕭黛兒臉憋的通紅,雙手抓著付傲捏住自己脖子的手用力拉扯著。

        嘭嘭嘭嘭

        連續幾拳狠狠地打倒蕭黛兒柔軟的肚子上。

        唔蕭黛兒嘴角被打的溢出了鮮血,劇烈的疼痛讓她的身子縮成個弓形,

        頭腦一陣暈眩。

        剛剛你就是那這只腳踢了我吧!付傲一把抓住了她那只玲瓏剔透的小腳,

        猛地一甩,竟然把蕭黛兒倒著拎了起來。

        啊不要

        蕭黛兒被倒吊在半空中,因為身高的原因只能只手撐地,勉力支持,一頭順

        滑的青絲也平攤到地上,懸空的另一條腿為了防止裙子下滑,緊緊地并攏在被抓

        起的那條腿上,用力夾住裙擺。

        突然在她的一聲嬌呼中,被抓著的那只腳上的靴子被付傲給脫了下來,又是

        伸手一扯抽下了那罩在上面雪白的絲襪,一只白嫩嫩的芊秀玉足就呈現在他們面

        前,蕭黛兒的足踝纖秀柔軟嬌嫩盈盈一握,他一把握住那柔軟嬌嫩的纖足,肆意

        摸索揉捏。

        放手你混蛋蕭黛兒沒有想到自己的玉足這么敏感,被男人抓住

        后一股熱流順著她的腳,柔美纖秀的小腿、光滑結實地大腿直傳上去,只弄得她

        腰酸腿軟,心兒亂跳,渾身上下只有麻麻的、癢癢的感覺。

        嗯唔蕭黛兒雙手捂住自己的小嘴,不讓自己發出羞人的聲音,

        她的臉頰一片紅暈,付傲的撫摸令她癢的一條腿酸軟顫抖,幾乎夾不住單薄的裙

        邊,可是還得緊咬牙關,強忍著那種從未嘗過的刺激。

        付傲一只手抓住她細膩的腳踝,一只手緊緊抓住蕭黛兒的白嫩的小腳,蕭黛

        兒徒勞的掙扎只能更增加他的獸欲,他含著那小巧的足尖,舌頭不斷在少女足趾

        的縫隙里添弄,那里居然有一股奇異的香味,品嘗著學院第一美女的滋味,付傲

        無比的激動他的下體已經膨脹到了極致。

        蕭黛兒羞憤中不斷揮舞著自己還穿著的靴子向付傲踢去,雖然倒立的身體無

        法更多的發力,但是也干擾到付傲的動作。就在他正舔著興奮無比時,被蕭黛兒

        無意中的一蹬給蹬到了他的嘴上,頓時感到口中一咸,流出了一絲鮮血。

        ??!付傲身體后仰,那一腳狠狠地踹在了他的下巴上,令他咬破的了舌

        頭:臭婊子還敢反抗他眼中冒著怒火,居然被一個失去斗氣的小女

        人連續的傷害到自己的舌頭,讓他丟盡了面子。

        啊啊憤怒的付傲用力捏著懸在空中的腳腕,狠命地踢打這她倒

        吊在下方的柔軟腹部,只打的蕭黛兒臉色蒼白幾欲吐血時,才順手一拋,將她拋

        到一旁的地上。

        啊在蕭黛兒的尖叫聲中,啪的一下狠狠的跌倒在地。

        柔軟的身子又重重摔到堅硬的地面上,一時間整個身子好像撒了架一樣,劇

        痛無比,而剛剛被捏住的腳腕更像是斷了一樣,那種疼痛筆墨難以形容。

        在付傲的連續踢打下,蕭黛兒痛苦地呻吟著,她的身體抽搐著,嘴角還滴滴

        答答地溢出了鮮血,咬破嘴唇痛苦的血絲順著那原本清冷精致的臉頰流了下來,

        身體已經抽成一團,無力反抗,更不用說逃走了。

        哦還敢不敢反抗了?再來??!回過氣來的白山慢慢地走到她的

        身前,望著她被凌辱的滿是傷痕的身體恨恨地說,眼睛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璞一腳踩在她纖細白嫩的手指上,用力的左右碾壓。

        啊啊不蕭黛兒拼命地掙扎著想要把手抽出來,從手指傳來

        的劇痛,使她眼前一黑,幾欲暈倒。

        白山嘿嘿冷笑著抬起腳來,看著少女將手縮回懷里牢牢地捂著一動不動,失

        去力氣一般的側躺在地上,那怕是身下破碎的裙子顯露出大片雪白的大腿也毫無

        力氣遮蓋一下。

        啊一只熾熱的手抓住了她玉一般的小腳捏摸著,然后從腳腕開始一

        點點順著優雅的小腿,光滑的肌膚向上爬去。

        付傲嘿嘿淫笑著:黛兒學妹,游戲的時間已經結束了,今后你將會在無盡

        無窮的高潮中快樂的想要死去,趁著還能拒絕趕快反抗啊,嘗了我的大雞巴以后

        恐怕你連拒絕的機會也沒有了,會自己主動哭著喊著求我操你的!

        付傲淫邪的話語讓蕭黛兒感到無盡的恥辱,被男人手猥褻的大腿一陣顫抖,

        那如絲綢般光滑的肌膚上浮起一層雞皮疙瘩,她用盡全身力氣想要掙扎卻只能微

        微稍稍扭動著,被男人們長時間蹂躪的她一點反抗的力量也沒有了。

        啊在蕭黛兒的悲鳴中,付傲的大手很輕松地摸到了她挺翹的屁股上,

        她的屁股很小,一只手就能包裹住大半個屁股蛋,隔著雪白的內褲肆意揉捏享受

        著手下傳來的清柔而富有彈性的的觸感,

        感覺怎么樣???黛兒學妹?付傲邪笑著逼問她。

        啊不啊啊手指隔著雪白的內褲開始向肛門中鉆入,蕭黛兒

        感到身后大手做的無恥行為,發出恥辱的呻吟,她從沒想過那里會被一個被她如

        此厭惡的男人肆意玩弄,腦海中一片空白,只有一個少年的身影清晰可見蕭炎

        哥哥你在哪里?快來救黛兒??!

        像是在嘲笑蕭黛兒的貞潔一樣,粗魯的手指連續不斷地向肛門處用力插入,

        雖然隔著一層布料,還是能清晰地感覺到手指帶來的恥辱與陣痛。

        ??!??!住手??!失去反抗能力的蕭黛兒只能羞恥地呻吟著。

        啊哈哈哈哈!被人用手指插屁眼還是第一次把?怎么興奮地淫叫起來,

        而且還叫著這么大聲,看來你的屁眼很敏感么,那么就先操你的屁眼了!付傲

        故意把話語說的極端下流,說話間手指更用力的向里插去。

        手指和內褲在肛門上扭轉著,蕭黛兒嬌小翹挺的小屁股一點點的漏了出來。

        不蕭黛兒心中淌著血,悔恨自己怎么這么不小心,導致現在叫天天不應叫地

        地不靈。

        另外一只手也落在了她的屁股上,在那露出的雪白肌膚上輕輕地撫摸著,慢

        慢的旋轉揉捏。

        嘿嘿蕭黛兒,你的屁股真是光滑可口啊,我真想咬上一口!白山看

        著被付傲肆意玩弄卻毫無反抗之力的少女,心中不知是什么感覺,嫉妒,愛慕,

        渴望,悲哀,憤怒

        【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_东莞式服务,欢迎您的光临】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