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附近公寓出租,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_大全

        淫靡斗破之藥老與薰兒間的秘密(1 / 2)

        斗羅斗破大合集 wkydsw 7467 字 2017-12-13

        自從蕭炎晉升炎帝滅掉了魂族,中州已然平靜許多。龍騰小說網www.ltxs7.com而蕭炎與薰兒、彩鱗,

        也在期間舉辦了一場異常盛大的婚禮,那次的婚禮,有著天地以及無數人的見證

        而這,也是蕭炎給予兩女曾經的承喏。

        在婚禮后不久,蕭炎便是再度將天府的盟主之位,轉交給了藥老,當起了甩

        手掌柜,便隱居起來過著性福、安逸的生活。

        嗯嗯嗯蕭炎哥哥,你太厲害了,我都來四次了,你你怎么還不出來

        蕭熏兒兩臂敞開、雙腿呈m字形的仰躺在蕭炎隱居深山內豪宅里的大床上,

        香汗淋漓地向趴在自己嬌軀上將近兩個時辰的蕭炎求饒。

        薰兒,你昨晚不是偷偷和我說想要嘗試一下連續五次高潮的滋味么,我現

        在定要滿足你!彩鱗,你的蛇舌好靈巧,太舒服了看著曾經是整個古族所有

        青壯男子所傾慕的對象,現在卻是被自己征服于胯下的性感尤物,心中頓時涌現

        出一種無以言表的滿足感。

        而在兩人交合的連接處,以冷傲、妖艷聞名的蛇女彩鱗,正以一種極為淫蕩

        的姿勢認真的舔著蕭炎與薰兒的交合處:跪趴在蕭炎與薰兒的四腿之間,側著頭

        用長長的蛇舌來回舔弄著正在交歡的兩人的菊門、陰莖和嫩穴。

        嗯不行了,彩鱗姐姐別舔那里,臟我我又要來了??!蕭炎哥

        哥,你你怎么可以原來,蕭炎看到薰兒快到了第五次高潮的巔峰,馬上

        控制著異火到陰莖處,現在他操控異火的能力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只見他

        那碩長的陰莖忽長忽短、忽粗忽細,甚至因為體內有著藥老的骨靈冷火,還可以

        忽冷忽熱。頻臨高潮的蕭熏兒在這種極限的沖擊下,再也無法抵擋高潮的來臨。

        啊啊呀薰兒高潮的瞬間,窄小的陰道突然猛然一縮,緊接著她那

        嬌嫩的陰道口像繃緊了的橡膠突然松開了一般擴張了開來,洶涌的潮水如涌泉一

        般噴灑而出,正在用舌頭仔細為蕭熏兒嬌嫩的菊門服務的彩鱗也是一驚,連忙把

        美目閉上。濕熱的潮水從薰兒的陰道口噴了出來,澆灑在彩鱗妖異的臉上,但她

        那長長的蛇舌仍然不屈不撓的在來回舔弄薰兒的嫩菊,這種淫靡的場景讓身在其

        中的蕭炎都看得心驚肉跳的。

        嗯呃呃呃近乎一分鐘的高潮痙攣,讓薰兒連同呻吟的聲音也跟著

        痙攣,變得語無倫次了。

        見到薰兒正閉著美目享受高潮的余溫,蕭炎便把碩長的陰莖緩緩抽出32

        的長度,對正在自己臀下為薰兒服務的彩鱗柔聲道:彩鱗,來舔一下這里。

        似是感受到蕭炎語氣里含著濃濃的夫妻間的溫柔,彩鱗馬上把長長的蛇舌一

        下卷住了蕭炎那粗壯的陰莖,接著就從舌面上分泌出七彩吞天蟒特有的黏液在舌

        面與陰莖之間,然后控制著舌部的肌肉來回套弄著她至愛的丈夫的陰莖。這種黏

        液屬性陰寒,使得剛與陰道摩擦許久而出通體炙熱的陰莖馬上感受到一種涼意,

        冷熱交替,讓蕭炎在兩女身上享受到了世人一生都無法享受到的無上快感。

        光陰似流水,蕭熏兒在蕭炎沒日沒夜的精液灌溉下,終是懷上了孩子。而因

        有了身孕,故無法再行房事,因此在蕭炎每晚與彩鱗的交歡時,在旁觀看的薰兒,

        下體卻是搔癢難耐,但又不能加入其中。蕭炎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所謂嫁夫隨

        夫,不能因為薰兒有了身孕便又把麻煩推回薰兒的老家—古族,于是次日便把薰

        兒交與正在深山獨自修煉的藥老照顧,蕭炎在藥老處小住了幾日,奈何性欲強烈,

        卻又無從宣泄,便尋了借口離去。

        自己的丈夫,身為賢妻的蕭熏兒又怎會不知蕭炎的欲望之強烈?隨即也不阻

        攔便目送蕭炎離去。

        深山的日子雖是清靜,但也實屬寂寥,安心養胎的薰兒也漸漸適應了與藥老

        兩人在深山里的安靜生活。

        一日深夜,蕭熏兒被一陣尿意驚醒,于是便起身小解。藥老深山里房子的房

        間都是一排而過,薰兒的房間在最角落,而茅房卻在另一端,所以走過去時會經

        過藥老的房間。薰兒因為擔心自己的腳步聲會驚醒睡夢中的藥老,所以事先催動

        體內的異火—金帝焚天炎在腳下,使得身體懸浮起來,這樣走路就不會發出聲響。

        再緩緩地步向茅房。

        薰兒在經過藥老的房門時才發現里面透著淡淡燭光。

        藥老怎么還沒睡?薰兒停了下來,心里暗想著。

        忽然一陣尿意襲來,薰兒也不愿多想,正欲抬腳繼續輕步走向茅房時,忽然

        聽到藥老發自喉嚨的一陣混濁的呻吟,旋即聽到一陣急促的噼噼啪啪的響聲。

        薰兒猛然一驚,以為藥老練功走火入魔,馬上將金帝焚天炎繞于手掌之上,一掌

        便將藥老的房門震開,旋即奪門而入,嘴中叫道:藥老,你沒事吧?

        然而進了藥老房間映入眼簾的卻是令已為人妻的蕭熏兒都面紅耳赤的場面:

        藥老全身不著片縷的背靠著坐在一張寬闊的木椅之上,兩腿叉開呈八字形,而兩

        腿中間那根雄壯之物正對著滿臉驚訝的薰兒昂首峭立著,似是在炫耀著自己仍是

        寶刀未老。薰兒又隨著藥老正對的前方看去,竟然在墻上看到掛著是自己今天換

        出來還未洗的內衣褲

        原來藥老隱居深山多年,雖已年邁,但身為斗氣大陸的巔峰的存在,其體質

        與年輕時卻當仁不讓,甚至因為晉級了斗圣更是更上一層樓。奈何身居高位,不

        想背叛丹塔里的那女巨頭而去另尋伴侶,所以只能在夜里獨自用雙手解決。自從

        薰兒搬來與其居住,看著她美麗的容顏和因有身孕而日益被奶水漲大乳房,更是

        讓這個孤寡老人欲火焚心,所以藥老就趁夜晚徒媳熟睡時,偷偷的從晚上她換出

        的衣服中尋出她貼身的內衣褲來聊以自慰。每每聞著他美麗徒媳的貼身內衣傳出

        來的奶香和內褲傳來孕婦下體特有的氣味,都令得藥老正在套弄自己陰莖的右手

        加快了速度

        平日藥老在自慰時都會留有心思注意房外的動靜,好幾次徒媳起來小解都被

        藥老事先察覺,然后吹滅了燭燈,所以每次薰兒出來小解便會看到藥老房間熄滅

        的燈光,這也是薰兒為什么會說打攪到藥老休息的原因。殊不知薰兒的小心翼翼

        使得藥老自慰的秘密被發現了。

        此刻,藥老也因薰兒的突然闖入顯得無所適從,剛才正在擼動陰莖的右手扔

        握著挺立的粗壯,平日里處事不驚的藥老,現在卻像是犯了事的小男孩一般,低

        著頭不敢正視徒媳一眼。

        薰兒挺著微微凸起的肚子,抬頭看著掛在墻壁上自己的內衣褲,再低頭看了

        看不知所措的藥老,思緒萬千。是啊,丈夫蕭炎自從娶了自己和好姐妹彩鱗以后,

        每天都夜夜笙歌,現在丈夫一天不和兩女交歡他就渾身都不自在,何況是已經是

        幾十年沒接觸過性的丈夫的老師—藥老呢?

        藥老,對對不起,我我不應該胡亂闖進來的薰兒站在門口處,

        而面前正是藥老昂首怒視著自己的大陰莖。

        唉,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才是可,可是我這把年紀了,性欲還這么強,

        又不能去找別的女人,唉,命苦啊說著說著,藥老居然老淚縱橫了起來。

        薰兒看著藥老這么難過,內心掙扎了一下,終于咬了咬牙,說道:藥老,

        要不不要我來幫幫你吧,好么?

        可是,你是我的徒媳婦啊藥老內心也在掙扎,畢竟不能違背社會的倫

        理。

        這里是深山,就我們兩個人,只要你不說,我不說,蕭炎是不會知道的,

        再再說人家也不是要讓老師進進入人家的身體呀說著,薰兒便蹲下了

        身子,伸出青蔥玉手便把藥老粗壯的陰莖握在了手中輕輕地來回擼動起來。

        【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_东莞式服务,欢迎您的光临】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