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附近公寓出租,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_大全

        虛竹與童姥(1 / 1)

        金庸雜文 wkydsw 6054 字 2017-11-14

        正文新天龍八部

        天龍之虛竹戲花叢最新章節txt——在武林中,有一群人,他們奸淫乳擄掠,無惡不做,他們叫作黑道,自古到今從來沒又一股力量能夠消滅他們,他們可以說惡膽比天高,什么都不怕,除了一個地方--飄渺峰靈鷲宮飄渺峰。龍騰小說網www.ltxs7.com

        靈鷲宮,是什么樣的一股力量,可以讓這些讓人聞之喪膽的惡鬼也害怕呢?

        是的,黑道如果是惡鬼,靈鷲宮便是地獄,是黑道中的黑道。奇怪的是,靈鷲宮的成員不但不是一些兇神惡煞,反而盡是一些貌美如花的少女,這是為什么呢?

        原因便是靈鷲宮的宮主天山童姥。

        天山童姥,沒有人見過她的真面目,只知其武功深不可測、性格殘忍,其身材及聲音有如女童,天山童姥如果只是武功深不可測,性格殘忍,還不至于很可怕,最可怕的乃是她的獨門絕學生死符,生死符無色亦無像,中的人只覺的一陣冰涼入骨,發作時會**會極為亢奮,無法自拔,連自己的親人都會強奸,但是無論如何交合,卻無法射精,最后精液逆流,七孔流精而亡,慘不忍賭。

        這回話說一群人由在黑道中赫赫有名的烏老大召集,準備聯合所有的黑道,一同殺上飄渺峰,因為大家再也受不了生死符的控制了。臨行之前,眾人為了怕有人臨陣倒戈,于是要歃血為盟。不過歃的血,乃是烏老大機緣巧合之下由靈鷲宮擄回來的一個女童。

        正當大夥準備齊刀斬下去的時候,大理王子看不過去,很奇跡的使出了六脈神劍,打落了眾人手上的刀,就在此時,一道青影閃身而過,救走了女童,段譽一看,不禁叫好是少林寺的虛竹師父,虛竹師兄,姓段的更你合十頂禮,您少林寺是武林泰山,果然名不虛傳。

        虛竹背了女童,便一直不停的奔跑,眾人一方面驚嚇于段譽的驚人武功,另一方面又畏懼于少林寺的威名,一時不便追趕,只是叫罵不停。虛竹發了瘋的跑著,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天黑,他終于累了,倒在一棵樹下便昏睡過去。

        真是沒用!女童說虧還是少林寺的,竟然跑這一點路就累垮了,不過倒是挺好心,冒著身命危險救了我

        看這女童,年紀不過十四、十五歲貌,一張瓜子臉,水靈靈的眸子有如星兒一般閃爍,細柳眉,朱唇皓齒,十足的美人胚子,一雙半成熟的玉筍包裹在鵝黃色的絲綢里,不知何時才會受到男人粗糙雙手的愛撫而更加成熟,說話的聲音悅耳動聽卻又帶一股威嚴。

        啊呦!不好!女童突然臉色一變,坐倒在地上,一手緊握著起伏劇烈的胸口,一手壓著雙腿之間,不一會兒竟然脫光自己的衣服,全身**裸的在草地上打滾,粉嫩的**堅挺而顫抖著,玉蔥般的指頭,沾滿了**,不斷狠狠扣弄著那小小的嫩穴,潮紅的雙頰,吐出重重的嘆息,勾蕩人心的呻吟:

        啊嗯啊為什啊為什么嗯要那么剛好在這個時候

        她勉強的站了起來,對虛竹望了一望,自言自語道難道這是命嗎?但他跟逍遙子師兄差那么多。說完忍不住又倒了下去,繼續的呻吟起來,像發了瘋一樣的撫摩自己的**與**,翻滾在草地上,連草兒都沾了**彷佛晶剔透的露珠。

        她咬了咬牙,滾到虛竹的身旁

        虛竹在夢中,正夢到自己在少林寺敲著木魚,冷不妨一條紅色的毒蛇出現竄入他的褲內,他嚇醒了,但他醒了反而懷疑自己在做夢,一種很奇妙的舒暢與酸麻從他的下體傳來。低頭一看,只見粉嫩白凈的嬌軀與一頭如瀑的的秀發正起起伏伏的覆蓋在自己的雙腿之中,而自己粗漲如敲木魚的木棒,正被女童吞吐著,驚嚇、興奮、恐懼與快感,都使**上的青筋冒了起來,知道自己已犯了色戒,卻又無論如何不想停下來

        這位施主,請不要這樣我是出家人啊虛竹失魂落魄的說。

        女童看到虛竹醒了,一雙原本靈動的大眼睛卻冒著熊熊欲火你醒了就更好了。說完更不答話,一雙腿跨上去,往下一坐,虛竹的木棒便筆直的插入了女童的小嫩穴內。

        啊~這是什么感覺?熱烘烘的,軟軟的肉縫兒包住了我的虛竹至此已破了童子身。

        女童騎在虛竹身上,不住的搖動,雙手握著那嬌小玲瓏的乳兒大叫:啊~啊你這要命的小和尚插插的我穴兒直發麻我的魂的被你插飛了嗯再用力往上挺挺對,對你這死和尚不親愛的和尚你這下插到人家的穴心子了,受不了了

        孤月無星,荒野上的草原,一個淫浪至極的小女孩騎在一個少林寺的和尚身上狂野媾和,這倒底是怎么樣的一番荒唐景像?

        只見斗大的汗水流在虛竹的胸膛,小女孩白如霜雪的**上留下一道道自己的粉紅抓痕。猛然,小女孩的粉頸往后一仰,雙腿一夾,達到了**,而此時虛竹緊抓住小女孩的腰,往下一箍,一股又濃又稠,大量的精液沖進了小女孩的**

        此時小女孩一邊不住的喘息,一面雙手合掌吐吶,虛竹只覺陽精猛泄不停,又爽又怕。小女孩吸收著虛竹的童子精,頭頂冒出白白真氣,全身發出爆裂的聲音。

        終于,虛竹的精射完了,仔細一看,還懷疑自己眼花了小女孩怎么跟白天看的有點不一樣?再仔細瞧瞧,沒錯,之前小女孩看起來不過十四、十五歲,如今竟然看起來有如十七、八歲的少女,不但面孔更有點半成熟的風韻,連那雙粉嫩還帶潮紅的乳兒也鼓挺的更為豐滿,觸感軟棉棉的柔若無骨

        你倒底是?虛竹心虛的問。

        是的,我就是天山童姥,少女睜開眼睛回答

        你倒底是?虛竹心虛的問。

        是的,我就是天山童姥,少女睜開眼睛回答。

        晴天霹靂般的震撼直擊虛竹的內心!剛因劇烈交合完而漲紅的臉瞬時變成灰白。

        這位小女孩竟然就是黑道中聞之喪膽的女魔頭!我我犯了色戒,怎么辦?我要如何有臉回去見師父?剛剛那是什么感覺?為什那么舒服?虛兩眼無神的喃喃自語

        哎,小和尚,你在發什么呆?胯上那位千嬌百媚的妙齡少女問,把虛竹拉回了現實世界:你一定有很多問題要問我對不對?

        虛竹茫然的點一點頭。

        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告訴你,不過不是現在,因為說來話長,我不能讓讀者等得太久,否則會冷掉??偠灾?,我修練的,是一種名叫八荒**,唯我獨尊的奇門神功,我練這們武功,每十年就要蛻變一次,武功會在此時便得十分不濟,而且全身會像洗過了歐蕾一樣。不過在這段時期我必需每天吸取男人的元陽,每吸一天,我的功力就會一成,吸取二十天之后,我的武功就會倍增剛好一倍!這是這們武功玄妙之處,但也是它的致命傷。

        虛竹道天山童姥前輩,難道烏老大他們知道這一點?才會趁機向你下殺手!

        少女有點怨懟撒嬌的扭了一下死沒良心的小和尚,人家都已經跟你

        纏綿過了,你還叫什么前輩!干嘛,嫌我老???

        虛竹端詳著眼前這位少女,的確,不要說老,簡直是稚氣未脫的絕色美女,剛剛在身上扭了一下,那股風騷勁,真是讓人血脈賁張,加上恥骨靠在**上這樣一磨,虛竹忍不住又開始膨脹了起來阿彌陀佛~

        天山童姥是別人叫我的,而你是我生命中的第二個男人,我允許你叫我的閨名白伊柔,你就叫我柔兒好了。對了,我們不能在這里耽誤太久,烏老大他們很有可能會再來,況且烏老大他們還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我二師妹,她是我一生中最可怕的宿敵,也是情敵,就是因為她,我才會一輩子的身材高矮有如女童,而被人號稱天山童姥。柔兒說。

        虛竹那你的第一個男人?

        我的第一個男人叫逍遙子,長得玉樹臨風、英氣灑脫,跟你比起來算了,不過你倒是有一副天賦異稟的話兒,很適合練我逍遙派的絕學。柔兒說。

        虛竹前輩,不,柔兒,我不能練你們的武功,我已經是少林弟子了。

        柔兒頓時杏眼圓睜不依的說少林寺的武功雖強,眼前你也還沒學到家,更何況你犯了色戒武功更會大打折扣,烏老大,還有我二師妹一來,我倆都難逃一劫,而且剛剛我倆在風流快活的時候,我早已在你體內種了生死符,你知道生死符的可怕嗎?

        虛竹回想起烏老大他們形容的慘狀,不禁一陣冷顫,老二也軟了,道柔兒,我又沒害你,你何苦如此陷害我?

        柔兒鬼靈精的一笑我知道你是佛門子弟,一定不肯學我的武功,所以我才出此上策,況且學會我的武功,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否則接下來的這二十天,我們每天都要交媾數次,如果你底子不夠雄厚,沒兩三天你就垮啦。

        每天都要?虛竹回想剛剛的痛快淋漓,又是害怕又是期待。

        柔兒濕軟的兩張唇這時已分別靠上了虛竹的嘴和**,黏稠而透明的兩種水交融了起來。

        我之前都是用生死符控制烏老大他們,每十年時,我會挑選較俊俏的留下來,令梅、蘭、竹、菊四俾女用口吸出他們的元陽以供我蛻變用所以你

        是我第二個男人。

        柔兒的唇此時已舔到虛竹的耳根,虛竹只覺一陣**,柔兒的另一張唇

        已經把炙熱的**給陷了進去。

        且慢!虛竹突然問道:那為什么你會因為你的二師妹而身高永遠如女童?

        柔兒風情萬種的閃動著眼眸里淫蕩的光芒那就要從我跟逍遙子師兄開始講起了。那一年他方年滿十七,而我才十六歲,為了練功,我們便常常在一起交合,這是我們逍遙派的練功方式,在逍遙快活中,練得一身絕世武功,豈不勝于掄刀動槍。而我們三個師妹,一位還十三歲,不宜交合,卻只有一位師兄,自然常常爭風吃醋了,那一次在練功房里,我正如現在一般的騎在他身上

        一座靈氣匯萃的山上,青郁的森林中,有一間小木屋傳來陣陣動人心魂的女子呻吟聲。聽那聲音,一陣一陣宛若鶯啼,似是快活,又像難受,斷斷續續,伴著男子喘息的聲音。

        把視野放到小木屋內,真是春色無邊啊,一個年輕貌美的小姑娘,正盤坐在一位俊俏的少年身上,而那少年也正磐坐著,小姑娘白長細嫩的雙腿,交纏在少年的背后,媚眼如絲,一點朱唇,半開半掩的叫著:啊~啊~~好師哥~~親師哥,你你這會又插到人家的穴心子啦~~你這可不是要人家的命嗎!

        少年正以逍遙派玄功北冥神功的內力,灌注在他那**上,原本長短普通的**被北冥真氣一灌入,頓時膨脹得十分驚人,青筋暴跳的,挺入少女那年方滿十六、陰毛未齊的緊小**中。

        少女被這一頂,更是嬌呼連連:師師兄你插得太狠啦!說著粉紅的椒乳跳動著:妹子的花花心要被你頂翻天了。渾身雪白的**閃耀著汗水:這樣啊~好舒服,美死啊~~滑嫩的臉頰泛著紅艷的血色。

        初經人事不久的**一緊一緊的夾住了少年粗壯的**,隨著一次次猛烈的插入插出流出了晶瑩的蜜汁。少年一喝,氣沉丹田,把少女水簾洞內的蜜汁由**緩緩的化為內力,吸納入丹田。此時洞內**變少,少女更感刺激,水一般的腰劇烈地擺動,臉上的清秀的五官,因為強列的快感而流露出淫蕩無邊的表情,令人難以相信這一個十六歲嬌滴滴的小姑娘,竟會如此**。

        那一雙堅挺的椒乳,由于太早有性行為的關系而早熟,豐滿而飽滿,伴著每一次**上的沖擊,上下起伏,稀松的陰毛中,那令男人愛煞的小縫兒正被樹干一般的**掏弄。

        少年道:柔兒,我吸的差不多了,換我射出陽精助你練就八荒**唯我獨尊神功。

        柔兒:師師兄,快射吧,師妹的**被你插插得已經受不了,再插下去師妹會昏過去的。你就好心射出來吧!

        少年:好柔兒,我要沖了。

        少年用雙手抓緊柔兒的小蠻腰,胯下的**猛烈的往上連珠沖刺。柔兒此時更是狂亂的大聲呻吟,長發散亂的往后一甩,嬌軀如同蝦子一般的弓了起來,一股強大而濃稠的陽精已經狠狠的射入柔兒的**深處。

        正當此時柔兒要運功吸納時,突然房門一開,闖進了一個水靈靈的小女孩,一雙碧眼望著這滿室春色,還不懂男女之事的她尖叫了起來。她正是幼時的李秋水,莫道她年幼,卻已看得出是個十足的美人胚子,以后長大必和師姐一樣出落的楚楚動人。

        話說她這一叫,柔兒原本正在吸納逍遙子的陽精以為練功之用,沒想到被這師妹一叫,瞬時亂了心神,內息走了岔,走火入魔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永遠身高有如女童。童姥對虛竹說。

        而虛竹已不再在乎那么多,眼前的少女正因身材的嬌小,更刺激他自幼禁斷的**潰堤。

        荒山里,明月夜,年青力壯的小和尚,發了瘋的狂干著他眼前的的少女。不管他那佛門戒律,不管她實際的年齡,和她的殺人不皺眉。眼前,他只知道把胯下那發怒的野獸,一次又一次的撞擊柔兒的**心子。多年佛門武功的底子,讓他狂插猛搞了數千下,依然不停。

        此時柔兒的**怎堪蹂躪,已經紅腫得快出血了,只好使出她那逍遙派的媚功嬌呼:插死人的大和尚人家的花心要被你搗爛啦你就饒饒人家吧!媚眼一勾、**一夾,**中的肉壁更磨娑著虛竹已敏感到極限的**。

        不妙!虛竹不禁腰間一個冷顫,汨汨的把他的陽精射入了柔兒的子宮內之后,虛竹便不時和天山童姥交合,而天山童姥也從十七、八歲的模樣,跟著每一次的**而漸漸成熟。

        虛竹可真說是艷福無邊,跟從十五、六歲青純模樣的**、到雙十年華的女郎青春洋溢的**、三十多歲的如狼似虎美婦人都做過愛,夜夜**,從不同年齡的女體上享受到激情,盡情的**滿足,使原本質樸的個性,如經早已被獸欲所掌控,卻也學會了天山童姥的一身武功,如天山六陽掌、逍遙折梅手、生死符,到后來童姥接近于真實年齡幾歲,虛竹已提不起性趣。

        童姥為了吸取元陽,兼躲避李秋水,只好帶虛竹去金國皇院冰窖中,并每晚帶來金國公主李秋水的孫女李依蓉,供虛竹調教,經虛竹的一番調教之下,依柔練就了一番吹蕭的好功夫,每晚被帶到冰窖中,便用她那熱情的唇舌,套弄出虛竹的元陽,再吐出由童姥服食,而童姥也得意于破了李秋水的孫女的處女身,并且調教成**少女。

        歡迎訪問龍騰網請記住收藏!我們的網址et網站手機版!直接訪問網址即可!

        歡迎訪問龍騰小說網請記住收藏!我們的網址www.ltxs7.com網站手機版閱讀!直接訪問網址即可!

        【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_东莞式服务,欢迎您的光临】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