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附近公寓出租,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_大全

        第一百六十一章 清貧(1 / 1)

        陳個球的日子是真不好過。

        學生掉入水庫死了兩個,讓他賠了不少錢。

        家里,老婆黃如玉的癌癥也需要錢,這是雪上加霜的遭遇啊。

        陳個球心里一直想著,是不是因為自己和黃如玉在一起時,偶爾喜歡打后門過,所以讓老婆得了這樣的癌癥。

        老婆癌癥的部位實在是太奇怪了,不是嗎肛門啊。

        黃如玉死是早晚的事,死前的日子,陳個球心里特別難受。

        如果說之前他干了特別多對不起黃如玉的事,但是現在老婆要死了,他是有懺悔之心的。

        他想一定是他們陳家干了太多作孽的事,才會有這些遭遇吧。

        二房叔叔家里也比他們好不了哪里去。

        叔叔得了癌癥也走了,步了他爸爸媽媽的后塵。

        陳虎堂弟呢雖然對謝遇的小兒子做出的事情,因為對方是個男童,也構不成那種罪,但最后公安機關以傷害罪為由也判他坐了牢。

        沒想到,陳虎剁了他的手指,他讓他賠錢了事,免去他的牢獄之災,他自己卻還是躲不過。

        陳個球去山上看陳個橋干活,經過焦家的山田時不由駐足。

        那片山田原本是陳家的,都怪父母貪心,現在是山田也沒了,水田也沒了,命還沒了。而焦家的這片山田已經種上大片的花朵。

        那些玫瑰花和陳個球見過的玫瑰花都不一樣,花朵要小些,不知這是什么品種的玫瑰花。

        而山田里,趙郭山、焦三鳳、趙大海、郭守敬等人正在花田里采著花朵,陽光里他們勞動的畫面那么和諧,充滿了希望。

        陳個球想起從前,父母在時,舉全家之力與焦家吵架的事情,心里難免有些慚愧和失落。

        焦三鳳再壞,也不是個主動鬧事的,是被父母欺負急了,才會跳腳。

        說起來都是自己父母不好。

        當然,陳個球也不可能和焦家人道歉,他只是含羞加緊了腳步。

        來到弟弟陳個橋干活的山地,陳個橋看著焦家玫瑰花田的方向,帶著妒忌說道:“那本來是我們陳家的地盤,被他們焦家霸占了,我一定要把那些地拿回來才行?!?/p>

        陳個球勸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爸媽都不在了,你拿那么多地,和弟妹兩個人也重不過來啊,再說你和弟妹生的兩個都是女兒,又沒有兒子,要那么多財產干嘛,將來還不是給外人”

        陳個橋怒了:“大哥的意思,我生的是女兒就不能活嗎我以后萬一生出兒子呢大哥以為自己已經生了兒子有什么了不起,現在人白發人送黑發人的多了去了,大哥的兒子就一定能長命百歲”

        “二弟你不要太過分,我是好心,你卻咒我的兒子死”陳個球也是有血性的。

        “你兒子死不死我不知道,你老婆反正是要死了?!标悅€橋說著拿著鋤頭狠狠鋤地。

        陳個球卻被觸及內心傷心,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他以前怎么沒發現自己的日子這么難過啊他真的太難了

        鄧理恩被人舉報了,縣里來了調查組,專門調查鄧理恩的作風問題。

        鄧理恩能有什么問題呢據說是鎮上偷開的賭場,他有股份。

        鄧理恩自覺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可是調查組那么多人殺到鎮子派出所,停了鄧理恩的職,這讓鄧家人愁壞了。

        趙歡歡聽鄧大嬸說了鄧理恩的事,便立馬去找鄧理恩。

        兩個人在鎮子的老人河邊坐著。

        趙歡歡問道:“大哥覺得誰是背后搞鬼的人”

        “妹妹你猜呢”官場上的事復雜,趙歡歡一個小孩子,鄧理恩不指望她能理解。

        趙歡歡卻說道:“上次,大哥把秦暉鎮長給抓了,所以,這次縣里來調查大哥,那背后搞鬼的人只能是秦暉鎮長咯?!?/p>

        鄧理恩意外,笑道:“你竟是個猴精?!?/p>

        “大哥接下來有什么對策嗎”趙歡歡問。

        鄧理恩說道:“我當派出所所長,我敢保證我從來沒有貪過一分錢,什么賭場入股,我不可能干這樣的事,我媽會打死我,如果我做了,我爸也會從棺材里爬出來?!?/p>

        “我干爹老人家死了那么多年,這會兒已經重新投胎做人了吧?!?/p>

        趙歡歡幽默了一把,鄧理恩苦笑。

        “我是清白的,我不怕他們查?!编嚴矶鬟@話說得難免心虛,從古到今,缺少冤案嗎

        “那他們查案不是目的,目的就是為了搞垮你呢秦暉能當上鎮長,肯定背后有人啊,他們要是看你不順眼,你甘心被撤職”

        鄧理恩當然不甘心。

        “我憑自己實力當上的派出所所長憑什么就這么丟掉”鄧理恩心里有氣,“可是我肉在砧板上?!?/p>

        “大哥,我們不能老處于被動的位置,我們得自己主動爭取啊?!?/p>

        趙歡歡的提議并沒讓鄧理恩看到希望,他當上派出所所長的職務是陰差陽錯,所里剛好卻所長,縣里又沒有空投個所長下來,所以他就頂了缺。

        他是沒有背景的,沒有人照護的,落馬還不是憑那些人高興的事。

        見鄧理恩沉默,面上很消極的神色,趙歡歡說道:“大哥,你去打聽這次調查組的組長家里有沒有誰得了重病的,如果有的話,我去幫他治病,這樣總能讓你爭取一些人情?!?/p>

        趙歡歡的話讓鄧理恩忍不住笑起來,他伸手摸摸趙歡歡的頭,他這妹妹真是有些天真得可愛。

        “我真的會治病?!壁w歡歡強調。

        鄧理恩不置可否。

        趙歡歡又說道:“或者,你可以去打聽市長的,市高官家里的,或者紀高官家里,總之那些大官家里誰生了重病治不好的,只要有人生病,我們就有機會?!?/p>

        鄧理恩說道:“要是都沒有呢”

        “那就只能給他們送錢了,”趙歡歡拍拍鄧理恩的肩,“為了干媽,干嫂子,干侄女們,這一次,大哥你必須要隨波逐流一次,保住自身再說,你要是丟了飯碗,或者坐了牢,家人怎么辦那些人他們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p>

        趙歡歡說的是真的。

        鄧理恩突然發現,這個十四歲的小妹妹竟然挺諳世事的。

        “送錢,我沒有錢怎么辦”鄧理恩有些擔心。

        “我給你錢,你忘了我們家的山田不是讓你入股了嗎那些食用玫瑰已經在收成了?!?/p>

        鄧理恩有些感動,的確不搞副業,又不腐敗,他的日子只能一輩子清貧了。

        【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_东莞式服务,欢迎您的光临】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