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附近公寓出租,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_大全

        第3059章 登基一事,沒得商量(1 / 1)

        盛世為凰 冷青衫 2901 字 2020-03-22

        “難道說,軍師只愿殺武將,卻要收買文臣的人心”

        許世宗的臉色更蒼白了幾分。

        他一只手捂著胸口,喘息著道:“殺那些武將,是因為他們的手底下還有兵,而且,這些人非常了解金陵城的布防,以及皇宮內部的事情,若留下他們,只要局勢穩定,他們振臂一呼,就很容易在金陵城內制造內亂?!?/p>

        “”

        “殺他們,是為了徹底杜絕這一危機?!?/p>

        “”

        “可是文臣不同。公子已經占領了金陵城,等到拿下江南的半壁將來,將來登基為帝,你是需要文臣為你治理天下的。若在這個時候殺掉這些臣子,將來還有誰會愿意為公子效力?!?/p>

        “將來”

        祝成瑾別的沒聽到,只聽到了這兩個字。

        他微微瞇起眼睛,瞪著許世宗:“你的意思是,現在,我還不能登基”

        “”

        “我還要一直這么干等著”

        “”

        “你知道我這么多年來在等什么現在,終于回到金陵城,終于拿回金陵皇宮了,我離那個位置只有一步之遙,你居然還要我等”

        眼看他越說火氣越大,最后幾乎是要怒吼起來。

        許世宗被他這樣的情緒激得不住的捂著嘴咳嗽,連背都有些直不起來了,一旁的小滿實在不忍心,輕聲說道:“公子,我們家公子的身體已經很弱了,請你”

        “混賬”

        祝成瑾的眼睛都紅了,怒吼道:“我們說話,哪有你一個賤奴說話的份”

        說完,他對著外面道:“把他給我拖出去,杖斃”

        小滿一聽,嚇得魂飛魄散,許世宗也擰起了眉頭,立刻回過頭去,對著聞聲準備進來抓人的士兵低聲喝道:“誰敢”

        那些士兵也有大部分是他帶出來的,加上攻打金陵的戰役是他打的,他在軍中的威信很高,他一一開口,那些士兵也不敢亂動,有些為難的站在門口。

        許世宗立刻回過頭來,對著祝成瑾道:“公子,小滿沒有要違抗你命令的意思,只是這件事,在出發之前我就已經跟你說清楚了,要從長計議?!?/p>

        祝成瑾看著外面那幾個站著不敢進來的士兵,眼中的神情更冷了一些。

        他說道:“那個時候就說要從長計議,現在,還要等?!?/p>

        “”

        “那你要我等到什么時候”

        “”

        “等到你拿下江南的半壁江山,那那個時候,登基的是誰”

        聽到這話,許世宗的臉色更蒼白了幾分。

        他捂著嘴咳嗽著說道:“我若有此心,又何必來助公子”

        他這話,倒是讓人無話可說,連祝成瑾也只是咬著牙瞇著眼睛看著他,但終究沒再說什么。只有南煙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剛剛她還五內俱焚,連一粒米都吃不下,可現在,看著兩個人在自己面前爭得面紅耳赤,她反倒心情舒暢了一些,甚至想要拿起碗筷來吃點東西。

        不過,倒也不能做得太過明顯。

        她聽著這兩個人的爭吵,只靜靜的看著他們。

        說完那句話之后,許世宗便沒有說話,可是急劇起伏的胸膛能看得出他非常的煎熬,一直捂著嘴壓制著咳嗽的聲音,祝成瑾沉默了好一會兒,突然又轉了轉眼珠,換上了一副笑臉:“好了軍師,剛剛是我失言了,還望軍師勿怪?!?/p>

        許世宗看了他一眼。

        沉默半晌,他說道:“公子,我們兩早就是一條船上的人,走到今天,我不能說公子離不開我,但我是不可能離開公子的。公子的成功,才是我的成功,所以,我需要公子相信我?!?/p>

        祝成瑾笑道:“相信,我當然相信你?!?/p>

        可是,不等許世宗開口,他又接著說道:“可是,登基一事,沒得商量?!?/p>

        “”

        “你應該知道,我要拿回什么?!?/p>

        許世宗見他這樣,又皺著眉頭想了好一會兒,然后說道:“登基一事,我可以幫助公子,可公子一定要答應我,這些文臣不能再殺了?!?/p>

        “”

        “我不是為了收買他們的人心,而是為了穩定人心?!?/p>

        “”

        “殺武將,是因為他們跟我們作對,不管怎么說也算是師出有名;可這些文臣,他們的影響力跟武將完全不同。公子若繼續這樣濫殺,消息傳出去,金陵城的百姓就會陷入恐慌?!?/p>

        “”

        “到那個時候,公子還想要登基,可人心的基石,已經垮了?!?/p>

        祝成瑾的臉上又騰起了一點怒意。

        這個時候,他最聽不得的,就是自己不能登基這種話。

        可面對許世宗,他終究還是要忍耐,想了想,他笑著說道:“好吧,我可以聽軍師的。人可以不殺,但登基一事,軍師可以去著手準備了?!?/p>

        “好?!?/p>

        許世宗應下這件事之后,才又轉過頭去,對著站在門口,和還在外面,手里拿著滴血的木棍的那些士兵,抬手擺了擺,這些人便拖著那些還沒死,但已經只剩半條命的文官們退下了。人雖然走了,卻留下了一地的鮮血,觸目驚心。

        許世宗咳嗽了兩聲,又說道:“還有一件事,剛剛得到消息,從附近幾個州縣集結了三路人馬,正在往金陵城進發?!?/p>

        “什么”

        祝成瑾皺起眉頭:“之前在江北那邊傳過來的消息,不是只有你弟弟那一路嗎”

        許世宗道:“那是江北?!?/p>

        “”

        “這一次,是江南這邊的人馬?!?/p>

        “沒有詔令,他們也能集結得起來”

        許世宗道:“金陵畢竟是舊都,而且,之前混戰之中,也有不少鎮守金陵的人馬從這里逃出去,想來,他們是去了其他的州縣,聯絡了那里的縣丞,如今集結兵馬,就是要過來馳援金陵城?!?/p>

        祝成瑾冷笑了一聲,道:“既然是這樣,那軍師掛帥出征不就行了”

        許世宗的臉色更蒼白了一些。

        他淡淡說道:“在下自然是責無旁貸,只是,金陵城如今剛攻下來,城內局勢不明,加上還要為公子處理登基一事,實在分身乏術?!?/p>

        “那你的意思是”

        “公子身邊的陸廣威,他手下精兵強將眾多,在下認為,此戰非他不能勝,”

        【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_东莞式服务,欢迎您的光临】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