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附近公寓出租,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_大全

        第1772章 魔塔爭鋒(二十七)(1 / 1)

        我獨仙行 智圣小馬賊 4165 字 2020-03-22

        最新網址:ddku

        卷十三開宗立派

        第1772章魔塔爭鋒二十七

        當初在神武大陸時,姚澤曾經進去一處天外天的異空間中歷練,里面全都是修羅道的生靈,據元方前輩所言,這些生靈專修殺戮,非生即亡,絕不允許他人控制。

        雖然眼前的牛頭妖物和天外天的生靈外形不同,可散發的暴虐氣息毫無二至,他曾經親手抽取過這些妖物的魂魄,煉制玄煞鬼,自然極為熟悉,稍一感應,就確定無疑了。

        “這些修羅道的生靈怎么會出現在九魔塔中”

        他心中驚詫無比了。

        眼前的妖物赫然有著仙人修為,不過他并沒有絲毫畏懼,稍定之后,對于圣女宗的三仙子暗生警惕。

        此女的實力竟遠超這個妖物,明顯有著戲弄的意思,似乎已經摸清了虛實,她突然輕笑一聲,左手裙袖一抖,一道霞光從袖口飛出,轉眼就籠罩了對方身軀。

        那牛頭妖物嘶吼一聲,身軀竟似被施展了定身法術,再也無法移動分毫。

        不過此妖兇悍之極,牛首驀地灰光大放,一對獠牙竟激射而出,在空中一閃即逝,再出現時已經化為兩把數丈長的巨矛,帶著刺耳的破空聲,朝著少女狠狠刺落。

        “負隅頑抗”

        少女口中輕笑著,眼見著巨矛刺至,竟沒有躲閃的意思,青蔥似的小手一抬,沖著巨矛連彈兩下。

        頓時“砰砰”聲中,兩道巨矛倒卷而回,速度竟比來時還要快上三分。

        姚澤在一旁看的雙目一瞇,沒想到此女走的竟也是法體雙修的路子

        女子煉體,除了南宮媛,他還沒有見過第二人,眼前似乎出現了一道火紅的身影,姚澤心中一疼,深吸了口氣,再望下望去,臉色卻驀地一變。

        牛首妖物周身灰霧一陣翻滾,一股令人心顫的暴虐氣息彌漫開來。

        “自爆”

        眼前情形何等熟悉,當初在天外天中,他曾試圖收服這些修羅道的生靈,結果正是非生即亡

        沒有絲毫遲疑的,光芒一閃,姚澤身形朝后暴退。

        身處現場的少女先是一怔,隨即想起了什么,玉容大變,不加思索地皓腕一轉,掌心中就多出一面翠綠的銅鏡來,“滴溜溜”的一轉,轉眼就幻化成丈許大小,隨著綠光驀地一閃,滾滾綠霧就把此女包裹起來。

        “轟”的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

        空間一道數十丈長的裂縫突兀地顯現而出,瞬間又恢復了原狀,而一股颶風憑空生成,瘋狂地朝著遠處一卷而去,帶起刺耳的摩擦聲,似乎這片空間都難以阻止。

        姚澤面無表情地單手探出,在身前一劃,那股颶風就一分為二,從身邊呼嘯遠去,此時再朝前方望去,神情卻是一動。

        而處在爆炸中心的綠霧急劇翻滾著,“砰”的一聲,丈許高的銅鏡碎裂開來,露出那少女身形。

        破碎的白裙飄舞,少女的衣衫盡碎,卻露出一道銀色鎧甲,光彩耀目,連頭臉手腳都遮掩的嚴嚴實實。

        劇烈的空間撕扯之力橫掃而過,激蕩起銀甲上道道符文閃動,此女的身形顯得玲瓏有致,卻屹立不動。

        “防御寶物仙器”

        姚澤難掩臉上的震撼了。

        之前見到揚瑾的那尊仙器金鐘,覺得極為難得了,可眼前此女身上的銀甲竟也是仙器,防御仙器

        就是真仙修士見了,甚至大羅金仙也要為之瘋狂

        呼嘯聲漸漸遠去,那少女素手一揚,又一件白裙遮體,這才低頭望去,山頭上散落著點點的灰色液體,煙眉微蹙,這樣的妖物連血液也是灰色的。

        半響,此女螓首一抬,望了過來,俏目中跳動著火焰,“我六師妹是隕落在你手中”

        姚澤眉頭一挑,迎著對方的目光,坦然道:“實不相瞞,在第六層之后,貴宗的六仙子我再也沒有見過?!?/p>

        少女俏臉上閃過疑惑,此時對方根本沒必要謊言相欺,可其身上的七枚紫光珠怎么回事

        她剛想再說些什么,黛眉一動,轉頭朝遠處望去。

        一道血芒朝著此處疾駛而來,天空中的七道光柱沖天而起,耀目異常。

        幾乎數個呼吸,遁光閃爍即至,露出身著紅色長袍的中年男子,笑聲在這片空間回蕩。

        “哈哈太好了,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三仙子和姚司祭?!?/p>

        看得出此人的笑意是發自內心的,至于為何太好,誰也不知道,姚澤的神情沒變,雙手抱臂,并沒有上前相見的意思。

        而少女卻冷笑一聲,素手一拍,“財道友,甚好,你們兩個一起上吧?!?/p>

        乍聞此言,姚澤有些愕然,隨即醒悟過來,此女顯然對自己有著極大的信心,見識了對方的護體銀甲,兩三位同階修士也很難是其對手。

        中年男子卻臉色一沉,冷哼一聲,“三仙子自認太金貴吧,老夫從來沒有和人聯手的習慣,你且等片刻,老夫要和姚司祭單獨說上幾句?!?/p>

        姚澤眉頭一動,想不出自己和他有什么話要說,下一刻,中年男子轉過頭,臉上帶著微笑,嘴皮微動起來。

        “姚司祭,沒想到你的運氣這么好,竟然也得到七枚紫光珠,這樣好不好你把紫光珠都交給老夫,什么條件你都可以開出,如何”

        姚澤臉上露出怪異神色,他沒有想到對方竟直接提出如此要求,有些無語地摸了摸鼻子。

        “這位三仙子威名赫赫,更心狠手辣,折在其手中的白藏教弟子不知道多少,如果姚司祭真的被她盯上,不但生命堪憂,只怕紫光珠難保,這樣對于宗門都是極大損失老夫如此做,也是為了宗門著想?!贝巳说纳駪B顯得很是真切。

        姚澤似笑非笑地望著對方,心中暗嘆,自己這個帶隊的司祭,估計沒有一個人愿意信服,不是想暗中謀害自己,就是明目張膽地向自己索要。

        “財道友所言極是,為了宗門著想,要不道友的七枚紫光珠都交與我保管,道友放心,回到宗門之后,在下會據實稟報教宗大人,道友的功勞絕對居首?!彼哪樕弦猜冻稣嬲\模樣。

        “你”

        中年男子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目中閃過陰霾,凝視片刻,緩緩地點點頭,“好,好”

        姚澤似乎沒有看到般,不再理會,轉頭對著少女微微一笑道:“三仙子,眼下已經是最后決勝負的時刻,要不我們暫時罷手,等待三天,大家都恢復了法力,如此也顯得公平,怎么樣”

        這個建議讓在場的二人都是一愣,特別是少女,按照人數來說,此時她應該處于不利位置,對方如此到底有什么用意

        眼前的局勢,她可不認為對方會安著好心,不過在第七層之后,自己擔心六師妹安危,一路上連番出手,根本就沒有時間恢復,這提議根本無法拒絕。

        “財道友怎么說”此女沉吟片刻,俏目一轉,反問道。

        “無妨,來個大決戰正合老夫心意”中年男子雙目一瞇地,目光掃過姚澤一眼,徑直走到一塊巨石前,盤膝而坐,單手翻轉,一個青色玉瓶就握在手中,隨著一枚丹藥沖進口中,此人就調息起來。

        這座山頭一時間怪異之極,三人遠遠地分散坐開,明明處于生死相見的對手,此時竟誰都沒有開口。

        少女偶爾目光流轉,從那道藍色身影上掃過,心中的疑惑難解,此人崛起似彗星一般,如今相見,更覺得其行事如天馬行空,無論有什么目的,可此舉顯得坦蕩磊落,等下擒住對方的時候,倒不必折辱,直接滅殺,留下魂魄就是

        此時姚澤并沒有像他們那樣調息恢復,進入第七層之后,他就很少動用真元,滅殺那肥胖女子根本只是舉手之勞。

        隨著他面無表情地雙手掐訣,體內的黝黑圣嬰也面色肅穆地端坐著,小手不時地變幻手印,指尖處帶著絲絲黑霧,在身前不住變幻著形狀。

        時間不長,一個隱晦莫測的符文就顯現而出,除了原本的幽黑之外,其中隱約透著碧綠,符文方一形成,就漂浮在那里,圣嬰并沒有停止,雙手不住變幻,一枚枚指甲大小的符文越聚越多,在其身周盤旋飛舞,就似一只只黑蝴蝶般。

        如此施法,圣嬰神情明顯有些萎頓,而端坐在山頂的姚澤看不出什么異常,其他人也想不到自己體內空間竟有兩道元嬰體。

        手勢一變,此舉引來了少女好奇的目光,可四周空間沒有任何變化,根本看不出他如此變幻是何意,而中年男子微瞇的雙目中,露出一絲陰霾,心中冷哼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天時間不到,圣嬰的小臉上又恢復了神采奕奕,小手連連揚起,一枚枚幽黑符文閃爍不見,而他手勢未停,神情反倒凝重起來。

        誰都看不到的衣袍下,胸腹之間,那朵栩栩如生的透明小花靜依舊沒什么變化,而一枚枚幽黑符文詭異地浮現而出,按照某種規律四下排列,把花朵圍攏在中間,轉眼符文就消失不見。

        姚澤手勢一停,面色如常,徐徐吐了口氣,如此施法到底有沒有作用,他心中也沒有底,只有等使用之后才知道。

        那花妖不知道存在多少年,手段根本不是自己可以猜度的,可坐以待斃更不是他的風格

        驀地,他神情一動,抬頭望去,一旁的少女和中年男子也同時有所察覺,只見遠處天際,一道沖天光柱正朝著這邊急速駛來。

        “來了”

        姚澤的嘴角微揚,終于等來了要等之人

        最新網址:ddku

        【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_东莞式服务,欢迎您的光临】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