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附近公寓出租,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_大全

        第一九二七章(1 / 1)

        戲鬧初唐 活著就 3473 字 2020-03-24

        “姐夫,痛么”

        牛寶寶一著急,這姐夫又出來了,而不是夫君了,牛寶寶看著楊喬那慘白的面色,這眼圈都紅了。

        痛,真的很痛,剛剛,應該是在活動的時候,讓骨頭茬子扎在了肌肉上了,楊喬這才痛的臉都變白了,甚至還有冷汗。

        “爹爹”

        “準備手術,鸞兒力氣大,做輔助,還有,讓人準備石膏,不能用別的辦法了,只能用石膏固定了?!?/p>

        “我先捏捏看,爹爹,這樣,沒事吧”

        “都疼麻木了?!?/p>

        “夫君”

        牛寶寶在一邊有些手足無措的樣子,還好,剛剛已經吃了藥了,甚至是有了心理準備了,所以,此時,也只是揪心,而不會出現意外了。

        “沒事的,沒事的,現在對我們家來說,這種傷,都是小傷,治好了之后,頂多會留下一個疤痕而已,甚至因為藥物的原因,這疤痕,都不一定很明顯,留下痕跡,是肯定的?!?/p>

        “丫丫,小心些?!?/p>

        “好了,牛寶寶,你就在外面等著吧,來,朵兒,小妞,陪著娘親姨奶玩耍,我們進去治療去?!?/p>

        進去治療,自然不是楊喬的房間了,而是一個公用的實驗室,額,叫手術室也成,這里面,可是東西比較全面的,不過,為啥在楊喬的院子里,不是在楊喬的院子里,是挨著的。

        很快的,丫丫,鸞兒,還有幾個護士都穿好了衣服。

        “爹爹,全麻,還是”

        “不能用吃的,半麻吧,盡管效果差一些,可,我也能看著是不是?!?/p>

        所謂看著,也只是用鏡子看著,在頭頂上放著幾個鏡子,楊喬躺著,能夠調整到三面鏡子都看到這傷腿。

        半麻,效果真的不好,這是藥粉裝的,全麻么,直接吃了就成,可半麻的話,額,先把腿上割上一些小口,然后撒上這藥粉,這不,腿就開始麻木了。

        “注意避開血管,嗯,慢慢的剝開,找到骨頭,找到了吧,好痛?!?/p>

        楊喬咬著牙。

        “這是,已經斷開了,怎么會裂成這個樣子,這是二次傷吧?!?/p>

        丫丫看著這骨頭有些吃驚,而最吃驚的卻是鸞兒,丫丫的這技術,不得了啊,就跟割豬肉似的把爹爹的腿給割開了。

        “鸞兒,把嘴閉上,配合好丫丫,有什么好吃驚的,如果丫丫沒有這個能力,我能讓她學這個么,不過,學的也只是一個治療,而不是研究,還是差一點火水的?!?/p>

        差一點,這是說丫丫的發展前途,嗯,丫丫,算是楊喬強制她學習的這個職業,那個,就沒有看到丫丫真正喜歡的東西,額,會氣死伯樂的,看不出來,怎么好。

        所以,楊喬給試驗了好多的東西,可,哪一樣,丫丫都能做,就是做不到最好,額,總的來說,就是一個熟練工的程度,嗯,工程師級別的熟練工,不能研究,只能實用,不過這個水平,已經足夠了。

        要說有才,鸞兒的數學,寶兒的小說,都是很高級的有才了。

        “來,姐姐,你有勁,兩手這么抓著,用勁的拉,好,保持住,爹爹,忍住痛,我要對上骨頭了?!?/p>

        “吼”

        楊喬痛的學起了狼吼來了。

        “嗚嗷”

        額,這外面小不點狼王竟然也配合楊喬的這吼叫聲。

        “嗚嗷,嗚嗷”

        由近及遠,一陣的狼吼聲,這聲音里面帶著威脅,這,或許是小不點的理解。

        “這些狼群怎么了,這眼睛都紅了,趕緊的撤,撤,不要打聽消息了,這狼群可不管你是朝廷的探子,還是家族的探子,只要是探子,都是它們的敵人?!?/p>

        也許,剛剛楊喬的吼叫里面帶著命令的意思,這小不點就是這么理解的,把對方的探子,給趕出去,還好,沒有理解成吃了他,要不然。

        “看來,姐夫是真的有事情了,不過呢,這狼群都調動起來了,朕一直以為,這個狼群是亂說的,可現在才知道,這是真的,姐夫能夠指揮狼群?!?/p>

        皇宮里面,李治正在跟武聊著天,他們自然也是在聊關于楊喬出事的事情,就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受傷了,傷的厲害吧,怎么傷的,沒有聽說是誰襲擊他。

        “應該不是襲擊,不過,探子說,那車,拉進城里一個架子,跟風箏似的,不知道是不是大風箏,據說是從鐵路門進入城里的?!?/p>

        鐵路門,其實,不止是科技城這樣,就是長安城,楊喬也給設計了一個大的鐵路門,就是為了讓一些大型的東西進入城里的,你說,此時,有一些大型的東西,如果想進城,就需要拆城門,不合適,所以,這鐵路門給修的大一些,而且這里關也好關,平時半開就成。

        “放風箏的話,能傷著人”

        這邊,李治表示相當的不解。

        “把人撤的遠一些吧,不要讓狼群給傷著了,它們,可不會認人?!?/p>

        “消停一些吧,那斷了腿的,破了蛋的,你們還想怎么著,在家里再悶一個月以上,還是想再失去一些金銀銅?!?/p>

        金銀銅,額,這是鸞兒的事情了,當時,直接是用金銀銅交易的,這樣,還會讓那銀樓多發行一些紙幣。

        “這樣也好,錯有錯著?!?/p>

        窗子外面,有人在匯報著,楊喬也好轉移注意力。

        “去吧,繼續監視,放心好了,狼群不認人,可卻認我們自己人?!?/p>

        明顯,自家的這些探子們也有些擔心,怕狼群對自己人誤傷,這不,楊喬給吃了定心丸了。

        “爹爹,這些狼群能夠認出來自己人來”

        “這要問小不點了,沒有看到它平時跟一條狗一般到處亂竄么,目的就是把自己人給標記出來,是的,只要挨近一段距離,小不點發出氣味,這人就會在一定時間之內讓狼群記住的,記住了,是小不點特地給留下的氣味,而不是走過就有氣味的?!?/p>

        “哦,還能這個樣子?!?/p>

        “爹爹,這藥浴”

        里面多裹幾層布,然后,藥液就會通過布給沁入骨頭里面的。

        此時,這大骨頭已經接好了,丫丫正在把一些有影響的碎肉,骨頭茬子給去掉,以利于再次長好。

        “姐姐,扶好了,爹爹的腿會不會瘸了,就跟你有關了,我要上石膏了,爹爹,這石膏”

        丫丫有些拿不定主意,還是沒有在人身上用過,只是拿著一些動物做過實驗,不過,那動物,都是給困住了才成,要不然,這一亂動,什么都不成了。

        “就按照以往的訓練做就成了,鸞兒,手不要抖,丫丫說笑,你也當真了,沒有那么嚴重,這骨頭都對好了,要是讓你扶著,你也不能一直扶著不是么,還要上石膏,難道把你的手也裹進去?!?/p>

        楊喬說笑著,就是為了讓寶寶們心安,不過,楊喬感覺,這次接的不錯,不會出問題的,不比自己接的差。

        “夫君”

        外面,牛寶寶很著急的樣子。

        “沒事,一會我就出去了,現在已經治療完畢了,馬上泡浴一會就成了?!?/p>

        “可,這是中級藥材”

        “就是用中級的就夠了,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跟鸞兒是不一樣的,鸞兒的年齡合適,而我的年齡,已經不合適速成了?!?/p>

        是的,鸞兒的骨頭,還能繼續生長,而楊喬的骨頭,都已經定型了,就算是此時的對接,也只是接上,如果藥不好,這個地方總歸是弱點了,不過還好,這洗浴藥液不錯,能夠讓這里還能加強功能。

        “夫君,你這是不是這輩子受的最大的一次罪了?!?/p>

        聽著楊喬的聲音好起來了,牛寶寶也算是放心了,這不,都開起玩笑來了,楊喬都想不到,跟牛寶寶,才是真正的夫妻。

        :。:

        【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_东莞式服务,欢迎您的光临】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