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附近公寓出租,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_大全

        第175章(1 / 2)

        禁品亂欲 品菊弄簫 53609 字 2017-10-28

        弗洛伊德

        我十五歲那年,以全市理工科總分第三名的成績考入某大學。三年后,我大學畢業,經一個美國教授推薦,到美國東岸的一所名校讀博士學位。

        來美不久,在朋友的聚會上結識了一個美國姑娘凱麗。凱麗比我大九歲,在附近一所大學的心理學系做研究生。凱麗性欲極強,每天都要做愛。這對初嘗禁果的我,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對我倆的關系,凱麗的態度非常務實:由于年齡差別,我們早晚要分手,只希望現在兩情相悅,以后仍然做可以信賴的朋友。她帶我去過兩次換偶的聚會,每次都極力地為我撮合跟我年齡相彷的姑娘。她說我應該嘗嘗嫩的滋味,因為我最終要找同齡人做妻子。

        第一次,我們遇到一對青年,男的二十六歲,女的二十一歲。我們總共聚了三次。那個女的叫派妮,很漂亮,在床上也很投入。和她在一起的時光,我不能說不喜歡??墒敲看瓮炅耸?,總覺得沒有過凱麗后的那種心理上的滿足。凱麗聽了哈哈大笑,說我八成是在和她戀愛了,所以更要讓我多接著年輕姑娘。

        第二次,凱麗還是不斷地為我物色“嫩”,但看到我無可無不可的態度,只好做罷。就在我們打算離開時,凱麗把我拉到一邊,說有一個男人很討人喜歡。她說那對夫婦已經四十歲了,我肯定不會感興趣,但是那個太太同意丈夫一人跟凱麗“親近”,不知我在不在意。

        我順著凱麗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對容貌可人的中年夫婦,眼光也在不斷地掃向我們。我心一動,告訴凱麗我不在意,但是我也希望跟那個太太親近。凱麗愣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笑笑,拉著我走到那對夫婦跟前,說我們愿意跟他們換伴。那個太太,伊娃,也像凱麗一樣愣了幾秒鐘,然后略帶羞澀地看了我一眼,朝丈夫點點頭。

        我們四人在附近的旅館租了兩個房間。

        一旦和伊娃獨處一室,我發覺自己非常緊張,渾身微微發抖。伊娃也有些不自在,但幸好知道如何打破尷尬的局面。她說這是他們的第一次,是丈夫提議。還說如果我覺得她年齡太大,沒有興趣,她能理解,我們不必免強,只要像朋友一樣聊一會天也好。

        我鼓起勇氣,說我覺得她很有媚力,希望我們不只是做朋友,伊娃輕笑著說她也喜歡我。我走到她身邊,一邊吻她,一邊為她脫衣服。伊娃閉著眼睛一動不動,任我把她的長裙,乳罩,和內褲一件一件地脫掉。

        轉眼間,她已經一絲不掛了。她的皮膚不如年輕女人光滑,跟凱麗和派妮相比顯得腰粗臀厚,但是她有中年女人獨特的風韻和豐腴。我感到全身漲熱,興奮異常,就把溫存拋在一邊,一手攬住她的腰,一手伸到她的兩腿間去撫摸陰戶,同時把她的一個乳頭含在嘴里。

        她輕輕地呻吟著,小聲說:“不用著急,我的身體都是你的?!?/p>

        我扶她躺到床上,分開她的雙腿,目光從乳房滑向濃密的陰毛和張開的陰戶。

        伊娃的皮膚白晰,大陰唇的顏色卻很深,是褐色的,長滿陰毛。我迫不及待地伏下身去,鼻孔里馬上充滿了陰戶特有的略帶腥騷的氣味。我開始為伊娃舔陰戶。她的陰蒂很大,我含在嘴里邊吸吮邊用舌尖摩擦,不到一分鐘她就“來”了。

        她嘶啞著嗓子要我她,我三下兩下脫掉衣服,把漲得紫紅發亮的雞巴頭塞進她的陰道口。我的第一個印像是她的陰道并不比凱麗的松,而且因為她的屁股和大腿都比凱麗要豐腴,反倒讓我產生一種難以言傳的充實和滿足的感覺,分外地刺激。

        那一天,我在一個多鐘頭里接連了伊娃三次。她事后開玩笑說,被人輪奸也不過如此。我也暗暗驚奇自己性欲之強。在我的積極推動下,我們四人的換伴游戲每周至少一次,而且一聯持續了兩個多月。

        有一天,凱麗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搞不清我現在的女朋友是她還是伊娃,我才意識到這樣做實在是對不起凱麗??粗揖狡鹊谋砬?,凱麗先是調皮地說,現在她更相信我們會分手,不過不是因為她的不夠嫩,而是不夠老。然后她認真地問我想不想聽聽她對我的分析。我既覺得心中有愧又起了好奇心,就點了點頭。

        凱麗說,我對同齡的派妮沒有興趣,卻對比我大二十多歲的伊娃著迷,在心理學里可以看成是戀母情結。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論,所有的男人都有,不值得大驚小怪。但是我應該知道男人迷戀母親輩的女人不是當代社會的主流。她說她知道我智力很高,而智力高的人往往也渴望成功和為主流社會所認可。但非主流的性行為常常是進入主流社會的障礙。凱麗的分析頭頭是道,我點頭認同。她接著說她的這些話不是因為嫉妒我對伊娃的迷戀,而是希望我了解有關的利弊得失。

        “有時候,在里陷得太深,就看不到周圍的事情了?!彼χf。

        我對凱麗很感激,決心忘掉伊娃。從那以后,我們也不再去換偶的聚會。第一個暑假剛開始,我接到媽媽的來信,說我爸爸在事先沒有任何征兆的情況下,突然發作了心肌梗塞,搶救了兩天,已經去世了。我傷心得茶飯不思,幸虧凱麗幫我度過了最初的幾個星期。

        我冷靜下來之后,決定接媽媽來美國住一段。有我在身邊,又看不到舊物,或許能夠幫她減輕這突來的不幸。凱麗也覺得這是個好主意。護照和簽證都辦的很順利。八月中旬,我從國際機場把媽媽接回剛剛申請到的一室一廳的研究生公寓。

        媽媽看起來瘦了許多,眼神顯得很疲憊,但她看到我時的高興勁讓我覺得有生以來第一次為她做了件事。我本來安排媽媽住臥室,我住客廳。她不同意,說我大了,該有自己的臥室,她住客廳就足夠了。

        學校不久就開學了,好在修課對我是家常便飯,所以我每天都能拿出些時間陪媽媽聊天。我以前從來沒有和媽媽講過這么多話。慢慢地,我們變成了談心的好朋友,媽媽的心情有明顯的好轉,恢復了她以前的幽默,笑得越來越多,臉色比剛來時紅潤多了。

        我自己的心情也發生了一些變化。無論在學校遇到甚么不順心的事,只要想到媽媽,我的情緒馬上就莫名其妙地高起來?;氐郊?,我好像和媽媽有說不完的話??吹剿_心大笑的樣子,我的心里會產生出一種前所未有的甜絲絲的感覺。

        這個期間,我和凱麗的交往少了。有媽媽在,我不好意思跟她太親密,但又不愿去凱麗的住處,把媽媽一人孤零零地留在家里。好在凱麗好像并沒有不高興。她說近來學業很忙,而且不知為什么,自從我們那次有關伊娃的談話以后,她的性欲似乎也降低了。

        “大概我也不想在自己的里陷的太深。再說,你不在的時候,黃瓜和香腸也管用?!彼χf。

        我的生日在十月。那天早上,媽媽說晚飯要炒幾個好菜,慶祝一下。我下午提前回到家,見媽媽正在廚房一邊輕聲地唱著歌一邊洗菜,沒有聽到我進門。我看著她的背影,自然而然地想起了這一個多月來從她那里聽到的事情。

        媽媽來自一個能歌善舞的西南少數民族,十七歲被選送民族學院學習,十八歲跟我爸爸結婚,不到十九歲就生了我。

        據她說,如果她不是少數民族,上學時懷孕十有八九會被開除的。大學畢業后,她在當地一所藝術院校里繼續學習,結束后留校教舞蹈?,F在她還不到三十八歲,可她的一些學生已經是成名的舞蹈演員了

        正想著,媽媽一回頭看見了我?!靶±谀銍樍宋乙惶?!看你,站在門口發什么呆?”說完朝我甜甜地一笑,繼續洗菜。

        從記事起,我看媽媽笑了無數次,可今天是第一次發現媽媽這么漂亮!也許我以前從未以男人看女人的眼光看媽媽。媽媽可比我見過的所有女人都有媚力,包括中年女人。你看伊娃,說話沒有媽媽的幽默,眉眼不如媽媽漂亮,皮膚不如媽媽光滑,腰身不如媽媽苗條,陰戶也肯定不如我突然被自己的思緒嚇回到現實里。

        而現實更讓我不知所措:我的雞巴已經硬得像鐵棍一樣。

        我慶幸媽媽正在背對著我,馬上快步走進臥室,心里砰砰地跳個不停,臉上發燒。我開始不停地默念,好幾個星期沒見凱麗了,該去跟她親熱親熱了。

        我強迫自己想凱麗,想她在床上的放蕩,想她那長著金色卷毛的粉紅色的陰戶,可是突然發現那個陰戶一張一合的凱麗卻變成了媽媽。說實話,我被自己嚇壞了,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

        我沖進洗手間,用涼水洗了把臉,發現還能思考。我決定先使那根漲得發痛的雞巴軟下來。我一邊套弄,一邊想著凱麗和伊娃,但是媽媽的影子不斷飄過來取代她們。到后來,我徹底放棄努力,在心里舔著長在媽媽腿中間的陰戶射了精。不用說,那天的晚飯一點也沒有節日的氣氛。罪惡感,不知所措,和體內的情欲,使我不敢看媽媽,也沒心思說話。

        媽媽見我萎靡不振,滿臉通紅,以為我病了,不斷地問我哪里不舒服。我含混地以頭痛敷衍,匆匆吃了幾口,就回到臥室,把門關了起來。

        那天晚上,我不斷地做夢,內容不說大家也能猜到。此后的幾天,我借口功課忙,早早出門,掌燈才歸,而且馬上把自己關在臥室里。媽媽詢問了幾次,都被我粗暴地打斷了。

        一天早上,我剛要出門,媽媽叫住我說:“小磊,我看出你心里有事。你說出來,我或許能幫你出出主意。也許我在這里住得太長了,你覺得不習慣或不方便。

        那你也告訴我。我是你媽媽,只要你好我就放心了。國內也還有一大堆事情等著我回去做”

        “媽,你別瞎想。我真的是功課忙?!蔽掖驍嗨脑?,從家里逃了出去。

        但是媽媽的話讓我意識到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不僅我整天昏頭昏腦,而且媽媽的日子也非常難過。無論如何,我不愿意讓她受委屈。我決定聽聽凱麗的建議。

        把這種事情講給別人聽,實在是難以啟齒,但我還是結結巴巴地把始末告訴給凱麗,因為我已經沒有什么選擇了。凱麗靜靜地聽完,想了想,試探著問:“也許我們可以給伊娃她們打個電話。你覺得會管用嗎?”我搖搖頭。

        她看著我的眼睛,慢慢地說:“我也許能夠幫助你,但要看你怎樣回答我的下一個問題。因此我希望你能如實地回答?!蔽尹c點頭。

        “你是只想跟你媽媽性交呢,還是愛上她了?”她問。這個問題,我已經問過自己無數遍了?!皟烧叨加??!蔽艺f。

        凱麗很認真地看了我一眼,又靜靜地坐了好幾分鐘,她才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唉,可憐的小寶貝,你果然愛上你媽媽了?!彼艘豢跉?,說:“既然這樣,我就先以朋友加心理學家的身份說說我的想法。如果你真的愛你媽媽,我覺得你應該想個辦法把你的心事告訴她。好多事情一旦講開了,你思想里的負擔也就少了很多。至于講出來之后的結果,無非是兩個。如果她不同意,你知道此路不通,死了心,結也就解開了。她愛你,總會諒解你的。如果需要,我也可以去幫你解釋。要是她同意,你的心結也就沒有了。只要你們小心,不讓別人知道,你們可以盡情地愛個天翻地覆?!?/p>

        她頓了一下,問:“你想過亂倫的心理后果嗎?即使你如愿以償,罪惡感也可能會伴隨你一輩子?!?/p>

        “我現在就已經有罪惡感了。但是我越想越不明白究竟錯在哪里。我和媽媽都是成年人。假使我們不傷害別人,為什么就不可以相愛呢?這個社會以前不接受同性戀,現在不是也開始認可了嗎?”我把想了一個星期的話像吵架一樣吐了出來。

        “你只要想通了就好,”凱麗說:“不過你要知道,目前的美國法律還不允許亂倫,我現在為你出主意,也是因為我相信你的為人。另外作為朋友,我還想補充一點。你如果真愛你媽媽,自然不想傷害她的感情。我覺得你應該先給她一些小信號,讓她對你的感情有所察覺。如果她對你完全沒有性的興趣,她肯定會用婉轉的方式告訴你。你就應該知難而退。但至少當你跟她講開時,她已經有些心理準備,不會受到突然的傷害。再說,先給小信號也可以增加你成功的機會,因為女人都喜歡男人獻。說不定她會和你談戀愛呢?!?/p>

        我對凱麗佩服得五體投地,心情也好多了,忍不住吻了她一下。她笑著躲開,說:“女人不喜歡用情不專一的男人。而且我在試遍了各種香腸之后,終于選中了我的下一個男朋友,尺寸和硬度都不比你差!”

        她收斂笑容接著說:“磊,我想我們的性關系到今天就結束了。但我希望我們永遠是知心朋友。你有什么心事,盡可以來找我?!彼q豫了幾秒鐘,又說:“我全心全意地希望你能和你媽媽如愿以償不過,如果你愿意,我們可以再親熱一次?!?/p>

        我遲疑了。凱麗一直對我很好,我不應該拒絕她;而且我的確也很久沒有了,需要發泄一下。但是我想起了媽媽,想起了跟媽媽在一起時的甜蜜。我抱歉地朝凱麗笑笑,搖搖頭。想到我們以后再不會像以前那么親近了,我心里升起一股悵然若失的情感。

        我回到家已經很晚了,媽媽還在等我。見我回來,她長長出了一口氣。我仍舊覺得不好意思看她的眼睛,但是已經沒有先前的罪惡感和不知所措?!霸鯓硬拍馨研乃几嬖V媽媽而且不讓她受到傷害呢?”我問自己。

        失戀之苦

        愛情真奇妙!說句公道話,我跟凱麗交往的時候,無論是在感情上還是在床上都很滿足??墒悄歉覍寢尩母星閷嵲谟刑烊乐畡e。我長到十九歲,從來沒有如此崇拜過一個女人:媽媽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在我的眼里都有一種讓我心動的美麗。當然,媽媽天生麗質,又加上多年的舞蹈訓練,體態舉止都有韻味。但是凱麗和伊娃長的都不錯,派妮更不用說。區別在于我欣賞她們的容貌,是出于一種客觀標準,對她們的贊賞也往往受理性的驅使。比如,當我一邊親吻著派妮的乳頭一邊贊美她的身體曲線時,我覺得這是我該說的話,盡管我說的也是真心話??墒俏覍寢屖菑仡^徹尾的崇拜,并且崇拜的對像不只是她的容貌和身體,而是她這個人,她的一切。當我贊美媽媽的美麗、風姿、和體型的時候,我的話是發自內心的,不用想就從嘴里自然地流出來。

        頭幾次聽到我的夸獎,她非常不好意思。我告訴她,這在美國是件非常自然的事,女人的美麗是造物主對男人的恩賜,把美好的感覺說出來只能使這個世界更美好。

        有一次,媽媽穿了一件我以前從未見過的裙子,把她身體的曲線襯托得完美無缺。聽到我的夸獎,她突然笑著說,按照中國人的習慣,這時她應該謙虛一下??墒羌词乖趪鴥?,她也沒聽過任何人自稱長的難看。

        “這時候我該說甚么呢?”她笑著問。

        “你就說謝謝?!蔽一卮?。

        媽媽收起笑容,板著臉看著我說了一聲謝謝,然后就忍不住大笑起來。我也被她逗笑了。笑了一陣子,媽媽喘著氣說,她從進城上大學開始,從來沒有這么不謙虛過,不過不謙虛的感覺非常好,“謝謝你,小磊?!笨粗情_心的樣子,我覺得有喝醉的感覺。

        我還發現我愿意為媽媽做任何事情。實不相瞞,我討厭做家務,自己過日子的時候,我總是想盡辦法把家務減到最小值??墒乾F在,我不僅心甘情愿地幫她做家務,而且巴不得能替她做所有的事。我剛開始幫媽媽做家務時,她不同意,說我的任務是讀書,不用管別的事。我回答說第一她如果不來美國我反正也得自己做,第二讀書對我來說是天下最容易的事,而且做點別的事換換腦子也好,第三我要她來美國是過幾天舒服日子,不是來給我當老媽子,第四男人為她這樣的漂亮女人效力是理所當然的。她說不過我,笑著同意了。

        最讓我吃驚的變化是我對性的態度。跟凱麗交往時,盡管我們天天,但我仍舊對別的女人感興趣。自從愛上媽媽,其他的女人對我突然失去了吸引力,就像這個世界上只有媽媽是女人,別的人全是中性的一樣。不僅如此,就連我對媽媽的興趣,也不像最初那樣總是跟性欲相連。絕大部分時間,我想到媽媽時心里就充滿那種甜趐趐的感覺。

        有一次,我居然想到這種以前從未經歷過的感覺比射精時的快感更強烈。不過我的情欲還在,有了愛,欲似乎次要了,但仍舊需要不時地釋放出來。

        每過一兩個星期,我就在晚上早早上床,關上燈,閉起眼睛,一邊想著媽媽的身體一邊套弄漲得青筋暴突的雞巴。每到這種時候,我都沮喪的想到,我根本無法想像媽媽的陰戶是個甚么樣子,因為我從未見過裸體的亞洲女人。

        轉眼就到了寒假,學校有一個月不用上課,我花了很多時間陪媽媽說話和逛商店。有一天偶爾路過一家租借錄像帶的商店,就問媽媽想不想借幾盤中文電影看。

        媽媽同意了。我們在店里轉了一圈,挑了兩盤臺灣拍的影片。路過成人部分,我想起以前跟凱麗一起看成人電影,心里一動,笑著問媽媽想不想看帶色情的,媽媽有點猶豫,但還是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回到家,我在媽媽看國語片的時候做好了晚飯,等到有時間把那盤成人帶放進vcr,已經是晚上七點鐘了。媽媽見我也要看,就遲疑著說:“小磊,你要是想現在看,我就等明天再看?!?/p>

        我知道媽媽不好意思和我同看,就說:“那你看吧,我到臥室里去讀書?!蔽易哌M臥室,在關門前朝媽媽做了個鬼臉,嘻笑著說:“有看不懂的地方就問我,我跟你比是專家?!?/p>

        “不學好!”媽媽說著坐進電視機前的沙發。

        過了一個鐘頭,我走進客廳。電視里一個男人正伏在一個女人的兩腿中間,由下到上地為她口交。媽媽睜大雙眼,一只手捂在半張的嘴上,顯然是覺得這個場面不可思議。我為她端了一杯水放在茶上,順勢在她身邊坐下。這次媽媽沒有趕我走,大概是顧不得了。

        十幾分鐘后,電影完了,媽媽也跟著呼出一口長氣。我嘻皮笑臉地問:“怎么樣?有沒有增長知識?”

        媽媽很快地看了我一眼,停了一小會兒,結結巴巴地問:“剛才那個是真的嗎那個男的給那個女的嗯”

        我突然有股惡作劇的沖動,于是明知故問:“你在問什么是真的還是假的?”

        “就是那男的用嘴”

        也許是錄像里的鏡頭煽動起我的欲火,露骨的語言沖口而出,“噢,你是說那男的給女的舔陰戶?!眿寢尩纳眢w僵了幾秒鐘,幾乎不易察覺地點點頭。即使在燈光下,我都能看到她的臉羞的通紅。

        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控制著砰砰亂跳的心,假裝就事論事地繼續說下去:“當然是真的。舔陰戶是男人幫女人達到性高潮的一個主要方法。有人做過調查,陰戶被舔過的女人,百分之九十九都非常喜愛這種經歷?!?/p>

        媽媽的眼睛看著已經關上的電視機,小聲問:“那男人不嫌臟么?”

        “媽,陰戶比嘴干凈多了。嘴整天露在外面,什么都吃,而且大部分的人吃完東西都不馬上刷牙?!边@次我是在認認真真地爭辯。

        一連幾分鐘,屋里靜的只有喘氣的聲音,媽媽一動不動地坐著,我一時也不知該怎樣結束這個尷尬的局面。終于媽媽站起身,說:“我,去把垃圾倒掉?!?/p>

        我趁著媽媽出去的時候躲進臥室。

        第二天早上,媽媽像往常一樣做好早飯,到樓下去做早操。我因為前一天晚上的事,覺得有一點心虛,決定在去辦公室之前做些家務,既自我安慰,又“巴結”

        媽媽,我自然想到洗衣服。洗手間里堆了一些臟衣服。我俯身去拿,發現最下面是媽媽的一條內褲。我感到心里格登一跳,拾起內褲,發現陰戶的位置有一小塊是濕的,纖維之間還能隱約見到亮晶晶的液體,我放在鼻子前,馬上聞到一股陰戶的騷味。根據和凱麗在一起時的經驗,我知道這十有八九是媽媽剛剛自慰后流的淫水。

        很可能昨晚的錄像挑起了媽媽的性欲,今天早上自慰后匆匆脫下,打算等我走后拿到樓頂的洗衣房去洗。我想像著媽媽把手伸進內褲揉摸陰戶的樣子,聞著她的陰戶的氣味自慰了一番。我決定還是不洗這幾件衣服為好,免得媽媽尷尬。

        她從樓下回來時,我正在吃早飯。她從洗手間出來,遲疑了一會,紅著臉問:“小磊,你剛剛用洗手間了嗎?”我看到她的臉色,忽然意識到自己的愚蠢。我忘了把她的內褲放回到臟衣服的最下面!我只覺得嘴里干渴,臉上發燒。但事情是明擺著,我不承認也沒有用處,只好兩眼盯著地板,輕點一下頭。媽媽僵立了一會,然后把自己關進洗手間。

        接下來的幾天里,媽媽一直躲著我,吃的也很少。我的心情壞到了極點,一會兒詛咒自己是傷害媽媽的惡棍,一會兒埋怨自己的粗心。當然,我也不時地想起媽媽的陰戶,有時還像一個旁觀者一樣地想,你愛你媽,說到底還不是想和她做愛。

        跟你的最終目的相比,聞聞她的內褲算甚么?為甚么還在這里假裝純潔地為傷她的心而自責?總之,我的心思亂的不能再亂,想甚么都不能集中精力,我怕做實驗會出錯,于是請了病假。

        幾天后的一個上午,我正在沙發上心不在焉地看書,媽媽走進客廳,說要跟我談一談?!靶±?,我好久沒有看到凱麗了。你跟她吵架了嗎?”

        “沒吵架,我們已經分手了,不過仍舊是朋友?!蔽一卮?。

        “為什么?是不是因為有我在,你們感到不方便?”媽媽問。

        顯然,媽媽以為我對她的內褲感興趣是因為我沒有女朋友。我感到有點委屈,但思想突然變得很清晰。凱麗說過,我的心事遲早是要對媽媽講出來的。既然事情發展到這一步,現在講也未嘗不是一個機會。我下了決心,兩眼盯著地板,慢慢地說:

        “不是因為不方便,而是因為我心里有一個又漂亮又可愛的女人。我整天想的都是這個人?!?/p>

        我的回答大概出乎媽媽的預料。她靜了幾秒鐘,輕輕的說,“小磊,無論你喜歡誰,我都為你高興。你放心,我不會像有些做媽媽的,對兒子的女朋友橫挑鼻子豎挑眼?!?/p>

        我見媽媽又誤會了,知道這樣轉彎沒角下去,永遠也說不清。于是咬了咬牙,抬起頭看著媽媽說:“媽,這個女人還不知道我愛她。她是個中國人,比我大十九歲?!?/p>

        “比你大十九歲?”媽媽吃驚地睜大眼睛,“那她跟我一個歲數,都可以做你媽”她的聲音忽然中斷,她知道我說的是誰了。

        足足好幾分鐘,我呆呆地看著媽媽,媽媽也呆呆地看著我。然后她垂下目光,小聲問:“小磊,我聽懂你的話了,對嗎?”

        “嗯?!蔽尹c點頭。雖然還不知道媽媽的態度,但要說的總算說了,背了三、四個月的包袱終于卸下去了。媽媽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兩眼直直地看著前方,像夢游似地坐到沙發上。

        不知過了多久,媽媽說:“我累了,想在你的臥室里休息一會兒,不要打擾我好嗎?”不等我回答,她就走進臥室,隨手把門關上。

        媽媽一連兩天都沒有出臥室。我耽心她病了,又不敢驚動她,只好趁送飯時查看。每次進去,都見她一動不動地靠在床上,前一頓的飯一粒不少地放在那里。

        第三天早上,我放下飯剛要出去,媽媽說:“小磊,我知道你讓我來美國是心疼我。這半年,我們變的很親近,幾乎無話不談,”媽媽像是自嘲地輕笑一聲,接著說:“小磊,我想問你幾件事,希望你如實地回答我?!?/p>

        我嗯了一聲。

        “小磊,你是從甚么時候開始”

        “從我過生日那天。你在洗菜,看起來真漂亮”

        “你就沒有想過我是你媽嗎?”媽媽打斷我。

        “想過。說實話,開始的時候我被這件事折磨得不輕,但是我后來想通了,”

        我決定不提凱麗。我做的事我承擔,把別人拉進來沒有意義?!澳闶俏覌寢?,但也是個女人,你也需要男人愛。我就是個男人,為甚么不能愛你?只要你也愛我,這就是我們兩個成年人之間的事,跟別人跟社會都沒有關系?!?/p>

        “小磊,我愛你,但這是媽媽愛孩子。再說,你想沒有想過,你爸爸去年剛剛去世,你就有這種想法,你心里有沒有你爸爸?”

        “當然有??墒俏铱梢詥柲阋痪湓拞??”

        “問吧?!眿寢屆鏌o表情地說。

        “媽,你才三十七歲就守寡,爸爸要是天上有知,會安心嗎?你這么漂亮,想娶你的人肯定很多,可是你覺得在我和那些人之間,爸爸更信任誰?”

        媽媽沉默了幾分鐘,說:“我不知道你從哪里學來的這些歪理,難怪人們說美國社會的道德觀念是一團糟。但是就算不說道德的事,你也應該找年齡差不多的姑娘啊?!?/p>

        “媽,我愛的是人,不是年齡!為什么很多男人可以愛比他們小二十多歲的女人,反過來就不行?”

        媽媽皺皺眉頭,合上眼睛說:“小磊,我說不過你,也累了。你先出去吧?!?/p>

        中午,見媽媽走出臥室,我的心砰砰地跳起來。媽媽拉我坐到沙發上,看著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小磊,我想我該回去了?!蔽业男囊怀恋降?。媽媽接著說:“小磊,我是你媽媽,無論你說過甚么,我都不會怪你。再說你離開家,獨身一人去上大學的時候還不到十五歲,分不清愛媽媽和愛女人的區別也有情可原??墒悄悻F在長大了,該懂得并不是你想得到的東西就都應該得到。我來美國的時間不短了,回去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要是方便的話,你幫我預訂兩個星期之后的飛機票好嗎?”

        我的腦袋里白茫茫的,心里空得難受,想哭又哭不出來。幸好我還能想到,愛媽媽就得尊重她的意愿。媽媽回國前的那十幾天,我也說不清是怎么渡過的。媽媽給我做了各種我喜歡吃的東西,而且不斷開玩笑,想提起我的情緒。為了不讓媽媽掃興,我不時地強裝出一副笑容。但是滿腦子只有一句話:我永遠也得不到我愛的人了。

        在機場的登機門前,媽媽的眼圈紅紅的。該分手了,她抱了我一下,小聲說:“小磊,畢了業就回國吧。媽媽一定幫你找一個好姑娘?!?/p>

        柳暗花明

        媽媽回國一個月后,我收到她的信。信中除了要我注意身體之外,全篇都在講她回去后做的事情??梢钥闯?,她不愿提起在美國的事。信的末尾說家里準備安裝電話?!霸龠^一兩個月,咱們就能直接通話了!”媽媽寫道。

        四月中旬的一個晚上,我正躺在床上看文章,電話鈴響了。我拿起電話,就聽到媽媽的聲音:“小磊,猜猜是誰?”

        媽媽聽起來很興奮,一連串地問電話清不清楚,我的身體怎么樣,功課如何。

        我要她掛上電話,等我打回去。她說不用,她從美國帶回去的錢還沒用,付得起幾次長途電話費。媽媽又說,再過幾個星期就是爸爸去世的周年,她要去墓地,問我有什么話要跟爸爸說,她會為我轉告。我想了想,就請她告訴爸爸,我會好好地照顧保護媽媽一輩子,讓他放心。媽媽好一會兒沒說話,再開口的時候好像剛剛哭過一樣。我說時間不短了,該掛上了。媽媽還有些不情愿。我向她保證以后每個月跟她通一次話,然后開玩笑說,如果她這次說的時間太長,一次就把她存下的美元用光,以后的電話費就得全由我支付,那也太不公平了。媽媽笑著答應了。

        到了七月中旬,我從電話里感到媽媽的情緒不太好,心事重重。我問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媽媽說沒什么,不用我擔心,然后轉移話題,問我有沒有交上新的女朋友。自從媽媽回國,在信里和電話里都避免這個話題。我平時也極力不去想這件事,因為一想心里就難受。這次媽媽問起來,我再也忍不住了:“媽,我心里有個人,不想去交什么新的女朋友?!?/p>

        電話里安靜了一會兒,傳來媽媽的聲音,“小磊,對不起,是我不該提起這件事?!?/p>

        掛上電話,我的心里亂亂的。這次對話讓我意識到我對媽媽的愛一點都沒有隨著時間消逝,因此那種失戀的痛苦也一絲沒有減輕。不僅如此,我的直覺還告訴我媽媽肯定遇到了極其不開心的事。媽媽是個非常樂觀的人,同樣一件事,別人可以氣的七竅生煙,到了媽媽這里被她一個玩笑就化解了。想到這里,我記起對爸爸的保證,一輩子保護媽媽。也許我該回去看看她,我想。我馬上預定了八月中旬的回國機票。如果媽媽的情緒在下次電話里不見改善,我馬上就飛回去。

        這張預訂的機票后來沒有用到,原因卻是我完全沒有想到的。

        八月十號是個星期日,我正在睡懶覺,突然被電話鈴吵醒了。是媽媽打來的。我馬上有種不詳的預感。還不到通話的日子,而且上次明明說好是由我給她打。媽媽問是不是打擾我睡覺了。她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緊張。我開始暗罵自己辦事不利索,明明打算回去,為什么還要等到八月。我剛要問媽媽出了什么事,媽媽卻先開口了:

        “小磊,我我想再到美國去看你可以嗎?”

        我以為自己聽錯了:“媽,你是說”

        “嗯。不過你要是不想讓我去”

        “媽,我當然想讓你來!我今天就把邀請你來美的信寄出去!”我喜出望外,但仍舊記得最讓我不安的問題:“媽,出什么事了?你沒事兒吧?”

        媽媽趕緊說:“看把你嚇的。我沒事兒。你放心?!?/p>

        我知道再問也沒用,當務之急,是讓媽媽盡快離開那個環境。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每天都像小時候盼過年一樣盼著媽媽來。媽媽的護照仍舊有效,但由于美國領事館的刁難,她去了三次才拿到簽證,到美國時已經是十月初了。

        媽媽看上去很憔悴,讓人心疼。我讓她住臥室,她沒有推讓就同意了。媽媽休息了兩個星期才去掉時差,臉上也有了血色。

        一天晚飯后,我又問起是不是她在國內遇到了不愉快的事情。她看了我一眼,又想了一會兒,才慢慢地說:“小磊,我知道你疼我,也想知道我為什么又回來。

        當初你沒把心事瞞我,現在我也不瞞你?!?/p>

        媽媽當初決定回國時,心里并不怨我,但是對美國極其反感,因為她覺得是這個文化的影響才讓我有那些大逆不道的想法。她當時很失望,打算回國后陪著爸爸的骨灰過后半輩子。

        六月底,在畢業學生的一場演出會上,有人把媽媽介紹給一個“貴賓”,據說是某個大公司的總裁。那個人看起來彬彬有禮,沒有架子,還當場邀請媽媽去他的公司做客。媽媽認為他是出于客套,就隨口答應了。

        過了幾天,那個人的秘書給媽媽打電話,說總裁那天下午有時間,希望請媽媽去,還說一會兒就派車來接。媽媽一再推辭,但是對方說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請她不要客氣。媽媽只好同意。那天主人非常熱情。媽媽總覺得這件事來得突然,讓她不舒服,可是心里還是感激主人的盛情。

        一個星期后,媽媽接到兩個電話。一個是她們學院主管財務的副院長,說那個公司愿意出資幫助學院成立一個學生舞蹈團,讓學生、校方、和公司都從中受惠,希望媽媽去和公司的主管討論一些技術上的細節。副院長的意思是讓她盡可能地跟公司搞好關系,不要為學校失去這個機會。另一個電話是上一次的那個秘書打的,說的也是合作的事。媽媽別無選擇,不情愿地同意再次去見那個總裁。這次,那個家伙露出了真面目,說話不三不四,眼神不懷好意。媽媽希望他知難而退,開始的時候假裝看不見。沒想到他越來越露骨,后來竟然說媽媽反正孤身一人,如果愿意陪陪他,會得到很多好處,學生舞蹈團的事自然不在話下。邊說邊開始動手動腳。

        媽媽一氣之下,打了他一個嘴巴,回家后氣得兩天沒吃飯。

        我七月中旬打電話時,這件事剛剛過去三四天,所以媽媽才顯得情緒低落,心不在焉。

        媽媽長長地喘了口氣,停了一小會兒,接著說:“那天我放下電話,心里總想著你說的沒有心思找女朋友的話。我想,我拒絕了那么懂得體貼人的男人,反倒來這里受流氓的氣,究竟是為的什么?我當時在氣頭上,并不覺得這么想有什么不合適。又過了幾天,我的心情平靜下來了,打算把這件事忘掉。沒想到那個家伙不肯罷休。有一天一個陌生男人打電話,說他們總裁大人大量,對那天的不愉快并不在意,但希望我也認真考慮一下他的建議。我告訴他死了這個心。那人口氣一轉,冷冰冰地說:‘總裁不過是看你的臉蛋不錯,想給你一個機會,沒想到你如此不識抬舉?!覛鈮牧?,說要去告他們。那個男人哼了一聲說,‘你也不想想,就憑你能告倒我們總裁?我看你出門時還是小心點兒為好,別不留神讓車撞了?!?/p>

        媽媽說到這里,眼圈紅了。我當時真恨不得買把槍回國把那個家伙殺了。我不愿讓媽媽太傷心,勸她不要再講下去。她打斷我的話,說:

        “小磊,我說出來比蹩在心里好。人說一旦死里逃生,對生死的看法就變了。

        我經過這件事,也對所謂的倫理道德產生了懷疑,心里翻來復去地想你年初說過的話。亂倫對不對,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但是只要沒有傷害任何人,總比那個家伙利用權財欺負人要好得多。我明白再次來美國會有甚么可能的結局。我希望能讓事情自然發展,無論是甚么結果我都愿意接受,不過你也不要摧我,好嗎?”媽媽眼看地板,紅著臉說。

        我的心砰砰亂跳,有生第一次感到像個愿意為情人舍生忘死的騎士:“媽,你不用擔心,不管結果怎樣,我都一樣心疼你,保護你?!?/p>

        這次對話之后,我和媽媽和關系逐漸有了變化。媽媽仍舊有說有笑,我也仍舊是個孝順兒子。但是我們的對話里開始有調情的成份。為了避免尷尬,我們兩人都在調情時把媽媽稱作我的那個心上人。

        一天晚上,我們正在電視機前看滑冰比賽,媽媽突然問我:“小磊,你會跳舞嗎?”我搖搖頭。當初凱麗要教我,可是我沒有興趣學。媽媽用調皮的眼神看著我說:“想不想學?我可是有名的舞蹈教師?!?/p>

        “當然想學,學會了我就又多了一個勾引心上人的手段?!蔽矣猛瑯拥难凵窈涂跉饣卮?。

        現在回想起來,我肯定從媽媽那里繼承了有關跳舞的基因,因為我的舞技進展很快,盡管我的注意力有多一半集中在攬著媽媽腰肢的那只手上。

        媽媽不喜歡一個人逛商店,就在家自學英語。有一天,我提前回家,聽到媽媽在背誦課文:我能借閱那份雜志嗎?不,你不能。我發現媽媽受中國話的影響,把n前邊的a念得像sun里的元音。我又有了惡作劇的念頭,就走到媽媽身邊,笑著說那個音發的不準,所以她的不能聽起來更想另一個英語詞。媽媽問我像哪個詞,我做個鬼臉,笑著說不能告訴她。這當然更引起了她的好奇心,非要我告訴她不可。

        “那個英語詞是cunt,是的意思?!蔽艺f。

        “甚么bi?”媽媽一時沒有聽懂。

        “就是女人的陰戶?!蔽艺f。

        媽媽的臉馬上紅了:“小磊,別胡說!”

        “我一點兒都沒胡說!”我拿起家中的葦伯大學詞典,指著cunt的詞條說:“你怎么發這個詞的音?”

        媽媽試了一下,下意識的用手捂住嘴。

        我笑嘻嘻地說:“媽,這個詞一錯,你說的不,你不能就成了不行!你這個騷!”

        媽媽的臉更紅了,“小磊,你說的話多難聽!”

        我繼續嘻皮笑臉的說:“我不過是在翻譯你的話。再說,我不明白這話有甚么難聽的。要是我的心上人的一點兒騷味都沒有,那才沒意思呢?!?/p>

        “小磊,你別得寸進尺!”媽媽真的生氣了。我也知道做得過分了,趕快拿起廚房里的垃圾桶,到樓下去倒垃圾。

        我回來的時候,媽媽還在沙發上愣愣地坐著。我輕輕走過去,小聲說:“媽,對不起,我不該胡說八道?!?/p>

        媽媽掃了我一眼,問:“你平時說話也這么放肆么?”

        我想了想,說:“我想如實回答,但是怕又惹你生氣?!?/p>

        媽媽板著臉說:“那也總比撒謊好?!?/p>

        我說:“我平時一個臟字都不說。這種話我只跟和我親近的女人說?!?/p>

        媽媽噗嗤一聲笑了:“你滾到一邊去!”

        經過這件事以后,我一連好幾個星期說起話來小心翼翼。不過媽媽和我現在都明白,只要我們的關系繼續發展下去,性是不可避免的。

        媽媽的生日在十二月中旬。我的禮物是一條黑色的低胸長裙和一雙黑色的高跟鞋,不僅顯露出媽媽的所有曲線,而且越發襯托出媽媽的黑發白膚。我本來打算請她去餐館,可她說寧可跟我在家里說說話。我炒了兩個媽媽平時喜歡的菜,盡管水平比她差得遠,她還是贊不絕口。

        吃完晚飯,媽媽提議跳舞。隨著身體的擺動,我和媽媽的身體靠得越來越近,直到我把媽媽完全抱在懷里。她的頭靠著我的肩膀,呼出來的氣把我的脖子撩的癢癢的。我這是第一次和媽媽貼的這么近!

        就在我感到飄飄欲仙的時候,我的雞巴突然不由自主地硬了,像一根大膠皮棒一樣夾在我和媽媽的腹部,被擺動的身體揉來揉去。我的臉馬上紅了,因為我知道媽媽肯定也能感覺到。出于本能,我輕輕地推開媽媽,使我們身體之間有了空隙。

        自始至終,媽媽一直在認真地跳舞,就像甚么都沒有發生一樣。

        過了幾分鐘,媽媽忽然輕笑一聲,用調皮的眼神看著我說:“小磊,你在跳舞時腦筋肯定最不好用?!?/p>

        我不知道這話從何說起,只好裂嘴傻笑。只聽媽媽接著說:“腦子在思考的時候需要大量的血。你跳舞時,血都集中在下面,大腦缺血,還能好用嗎?”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我明白了,媽媽是在說我的雞巴。我也開心地笑起來,既因為媽媽的幽默,也因為這個玩笑的含義:媽媽已經接受了我對她的“性”趣。

        轉眼又到寒假,我也有更多的時間陪著媽媽。有一次,我們租了一盤五十年代拍的愛情電影。里面的情節很動人,電影完了,我仍舊坐在沙發上,呆呆地想著兩個主角的悲劇結局??粗磉呁瑯右谎圆话l的媽媽,我覺得自己非常幸福。我伸出一只胳膊抱住媽媽,媽媽也軟軟地靠在我身上。我低下頭,在媽媽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媽媽沒有動。我再也控制不住,開始吻她的眼,她的臉,她的耳垂兒,最后把嘴貼到媽媽的唇上。媽媽只愣了一兩秒鐘,就開始回吻。

        我把舌尖伸進媽媽微張的嘴,她大概接吻時從來沒有用過舌頭,所以一開始不知怎樣回應。但是她很快就得到要領,舌尖像蛇一樣貼著我入侵的舌頭盤旋。一股熱流閃電一樣從我的舌尖射向會陰,我的雞巴馬上漲硬起來。我想到這種吻法對媽媽有類似的效果,開始想像她的充血的陰唇和涓涓的淫水。我的心在狂跳,把小心翼翼地使用了兩個月的“文明”語言拋到腦后,把嘴靠在媽媽耳邊小聲問:“媽,你的是不是全濕了?”

        媽媽沒有回答,又把柔軟的雙唇緊緊壓在我的嘴上。

        我也不知道我們吻了多久,只知道我們最后分開時,我的嘴唇都有些淋木了,內褲里濕得像尿了褲子一樣,雞巴漲得好像要爆炸。我看著媽媽,媽媽也看著我,眼里有一種我從來沒有見過的神情。我垂下目光,輕輕地懇求:“媽,只要你不答應,我保證不動你的身體??墒俏艺嫦肼劼勀阆旅娴奈??!?/p>

        媽媽好久沒有說話,然后站起身來,輕輕說:“時間不早了,該休息了?!?/p>

        我失望地走進臥室,心情復雜的躺倒在床上。過了幾分鐘,媽媽敲了一下門,問我睡了沒有。我說沒有,媽媽推門走進來,把一樣東西放在我的床上:“小磊,這是你要的東西。我能猜到你用它做什么。你答應我不要做得太多。那樣對你的身體不好?!闭f完扭身出了臥室,把門關得緊緊的。

        我拿起那件東西,是媽媽的一條迭得整整齊齊的內褲。我把它攤開,只見陰戶的部位全是濕的,一股濃濃的海蟹的味道灌滿我的鼻孔。那天晚上,我足足射了三次精才筋疲力盡地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得很晚,媽媽已經做好早飯,等著我去吃。媽媽可能對昨晚的事感到不好意思,因為她一直避開我的目光。我覺得事情到了這一步,要回避已經太晚了,就笑著說:“媽,你昨晚給我的東西,就像茅臺酒一樣,又濃又讓人陶醉?!?/p>

        我的玩笑果然起了作用。媽媽微微一笑,說:“那幸虧我現在會講幾句英語,不然你要是醉得不省人事,我連救護車都叫不到?!?/p>

        情人節前的一個晚上,我一邊和媽媽跳舞,一邊告訴她我打算在過節那天送給我的心上人三件禮物,希望也是她愿意收到的。

        “那要看都是什么禮物?!眿寢屝χ卮?。

        我意味深長地看了媽媽一眼,說:“第一件禮物是我為她買的,現在不能說,但是到那天肯定會讓她大吃一驚。第二件禮物嘛,”我頓了一下,“是我希望能為心上人舔陰戶,讓她享受做女人的另一番樂趣?!?/p>

        媽媽的臉一下紅到耳根,沒有說話。

        “至于第三件禮物,我想我的心上人能猜出來,”我歪頭看著媽媽:“除非她還是個處女?!?/p>

        媽媽在我的背上重重地拍了一下,但是臉上沒有生氣的表情:“小磊,你真是壞透了!”

        “嘿,媽,你沒有聽說過嗎?男人不懷,女人不愛?!蔽椅χ汩_媽媽再次揚起的手。

        終成眷屬

        情人節下午,我請媽媽穿上她最喜歡的衣服,帶她到一個格調幽雅的餐廳去吃飯。我們要了紅葡萄酒,我還事先為她預訂了一枝紅玫瑰花,由侍者送到我們的桌子。侍者一邊往花瓶里插花一邊對媽媽說,看到我有一個如此漂亮的女士作情人,他非常羨慕。以媽媽當時的英語程度,我知道她聽懂了。

        整個晚餐,媽媽都像一個害羞的小姑娘,臉頰紅紅的,常常顯得不知所措的樣子,一反平時的悠雅自如?;氐郊抑幸呀浭峭砩暇劈c多了,我拿出包在盒子里的禮物,要她當面打開。里面是一套從維多麗亞之秘買的內衣。

        說是內衣,其實只有一件連半個乳房都蓋不住的乳罩,和一件同樣纖細的內褲。

        媽媽帶著幾分羞澀拿起內衣,突然吃驚的倒吸了一口氣。她盯著開襠的內褲,結結巴巴地說:“這這是開襠的,這哪能穿啊”

        我極力控制著狂跳的心湊到她的耳邊,聲音有些顫抖地說:“穿上正好把你的露出來啊?!?/p>

        媽媽盯著內褲,小聲問:”小磊,你真要我穿這個”

        我摟住媽媽的腰,“你現在就穿給我看好嗎?”

        媽媽長長地吸了一口氣,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你在這等著,別進去?!?/p>

        我正坐在沙發上胡思亂想,媽媽的聲音從臥室里傳了出來:“小磊,你閉上眼睛?!蔽议]起眼,聽著媽媽打開臥室的門,走到我的面前站住,然后輕輕說:“睜開吧?!?/p>

        我做了一次深呼吸,慢慢睜開眼睛。媽媽幾乎全身赤裸地站在我面前,兩腿緊緊并在一起。透過半透明的布料,可以看到一團黑黑的陰毛。我伸出手,從后面攬住媽媽的屁股,把臉貼在她的小腹上慢慢摩擦。只聽媽媽輕聲說:“小磊,我給你跳個舞好嗎?”我點點頭,松開抱著她的胳膊。

        媽媽朝后退了幾步,合上眼睛,跳起一個我從未見過的舞。這個舞的動作幅度不大,主要是肢體的擺動。我很快就看出,這是求偶的舞蹈,大概是出自媽媽那個民族。很多動作都令人心跳加速,有些就是對性交的直接模擬。隨著媽媽的舞姿,我的雞巴硬起來,在褲子上支起一個帳篷。我開始逐件脫掉衣服,但在只剩內褲時停住了。媽媽身上還有衣服,我也該等一等。媽媽對我視而不見,完全沉浸在舞蹈里,直到跳完,才倒坐到沙發上。她閉著眼睛,胸脯起伏,身上的小汗珠在燈光下一閃一閃的。

        我俯下身,先是在媽媽的嘴唇上輕輕吻了一下,然后大口的吻起來,同時一只手伸到她胸前,解開乳罩。我的嘴開始下滑,從媽媽的臉,到她的耳朵、脖子、乳房,最后把她的一個乳頭含在嘴里。媽媽發出一聲細小的呻吟,身體微微抖動了一下。我像吃奶一樣,從一個乳頭到另一個乳頭,輪番地吸吻,同時感到媽媽把手放在我的頭上,輕輕地撫摸我的頭發。

        吻了一會兒,我抬起頭,對著媽媽的耳朵說:“媽,我把第二個禮物給你,好嗎?”

        媽媽幾乎察覺不到地點點頭,我面向著她跪在地毯上,伸手分開她并在一起的腿。媽媽本能地抗拒了半秒鐘,然后隨著我的手把腿分向兩旁。

        在內褲的雪茄形裂口中間,我第一次看到媽媽的陰戶。她的陰毛又黑又多,連大陰唇上都有。小陰唇的形狀像兩片肥厚的玫瑰花瓣,因為充血而向兩邊張開,露出中間濕潤的粉紅色。突然間,我覺得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比例失調的感覺:我這么大的一個人,當年難道就是從這個不到十厘米長的裂縫里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嗎?這種感覺持續了一兩秒鐘,就被情欲取代了。

        我俯下身子,深深吸一口彌漫著陰戶味道的空氣,把媽媽的小陰唇依次含到嘴里吸吮,然后用手把兩片花瓣輕輕的拉向兩旁,舌尖沿著微微張開的陰道口舔了一圈。伴著媽媽的呻吟,我把大半個舌頭伸進她的陰道里,模彷著的動作進進出出。了幾分鐘,我的舌尖向上移動,在尿道口輕點一下,然后把媽媽的陰核吸到嘴里。媽媽長抽一口氣,用手扶住我的頭。我緊抱住她的大腿,同時用舌尖快速地摩擦她的陰核。媽媽的呻吟越來越頻繁,兩手把我的頭緊緊地按在她的陰戶上。

        又舔了好幾分鐘,就在我的舌頭開始因為疲勞而感到僵硬時,媽媽突然抬起屁股,陰戶向前挺,同時兩條腿夾緊我的頭,嗓子里發出嘶叫一樣的聲音。這個姿勢持續了十幾秒鐘,然后她安靜下來,身體也癱軟在床上。我抬起頭,看到她閉著眼睛,呼吸仍有些急促,但臉上的表情是完完全全的放松和滿足。媽媽一動不動地躺了幾分鐘,睜開眼睛朝我笑笑,笑容里帶著我從未見過的嬌羞。

        我在媽媽的嘴唇上輕吻一下,伏在她的耳邊問她喜不喜歡我的第二件禮物。她沒有回答,只是不停地吻我。我一邊回吻,一邊脫掉內褲,把媽媽的手放在漲得發痛的雞巴上,說:“這是我的第三個禮物,把它放到你的里好嗎?”

        媽媽從沙發上略抬起屁股,任我脫下她的內褲。我一手分開她的小陰唇,一手把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屁股朝前一挺,漲得像熟透的李子的雞巴頭就滑進媽媽滑潤的陰道。我恨不得一插到底,但是決定不讓我和媽媽的第一次接觸結束得太快。

        我一寸一寸地插進去,每進一寸就像我的整個人都逐步滑進媽媽的身體,回到那個溫暖安全舒適的家。我覺得有點像做夢,周圍的世界化成霧一樣的虛空,唯一能證明我存在的就是從雞巴上傳來的陣陣趐癢。

        突然,我的雞巴頭碰到一個硬硬的突起,是媽媽的子宮口。她呻吟一聲,輕輕說:“插到底了?!?/p>

        我低頭看看兩人聯接的地方,說:“還差兩寸多就全進去了?!?/p>

        媽媽用手指摸摸留在外面的雞巴,略帶猶豫地說:“你進得慢一點?!?/p>

        我慢慢前推,雞巴頭輕輕滑過子宮口,終于抵到陰道的最后端。媽媽等我連根盡入,長長地呼出一口氣,繃緊的身體松弛下來,然后噗嗤一笑,小聲說:“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p>

        我笑著回答:“第一次清理出路徑,以后就是輕車熟路了?!边呎f邊把雞巴抽出,又一插到底。

        強烈的快感使我失去控制。我不顧媽媽的嬌喘,大幅度地進出,不到兩分鐘就感到一股趐癢從雞巴擴展到全身,小肚子里一陣痙攣,精液像決堤的洪水,一波一波地噴進媽媽的陰道深處。精射完了,我也附身癱倒在媽媽身上。

        我迷迷煳煳地睡了幾分鐘,醒來發覺還趴在媽媽身上,雞巴已經軟了,但仍舊塞在她的陰戶里面。她慈愛地看著我,一只手摟著我的腰,另一只手在輕輕地撫摩我的頭發。

        我輕輕地親了她一下,說:“媽媽,好媽媽,我愛你!”我的上身一動,雞巴從陰道里滑了出來。

        “你的東西流出來了,快幫我擦擦?!眿寢屨f。我從茶上抓起幾張棉紙,擦去從她那半張的陰道口緩緩流出的乳白色的精液。

        忽然,我想起一件事:“媽,我、我準備了避孕套,可是忘記用了?!蔽医Y結巴巴地說。

        媽媽把棉紙夾在陰戶中,從沙發上坐起身,吻了我一下:“別擔心,我的月經前天剛完。小磊,咱們到床上去好么?”

        那天晚上,我和媽媽了三次才昏昏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睜開眼,只見媽媽一只胳膊支在枕頭上,撐起上半身,正靜靜地看著我。我想起昨天晚上,伸手把她摟在懷里:“媽,你在看甚么?”

        “我在看我的壞兒子,好男人?!眿寢尠涯樫N在我的胸前,輕輕地說。

        我一邊撫摸她的嵴背和屁股,一邊小聲問:“媽,你昨天晚上舒服么?”

        媽媽嗯了一聲,臉上紅紅地說:“不過你太能干了,我的下面現在還有些火辣辣的?!?/p>

        我親了她一下,笑著說,“對不起,我將功贖罪,給你舔舔吧?!?/p>

        我本來以為媽媽會拒絕,誰知她有些害羞地點點頭說:“我先去洗一洗?!?/p>

        我翻身把她壓在床上,笑著說:“就這樣舔更有滋味?!?/p>

        媽媽掙扎著說:“昨天晚上到現在一直沒洗,你不嫌臟我還嫌臟呢。你要是這樣舔,過一會可不許親我的嘴!”

        “一言為定?!蔽疫呅叿珠_她的兩腿,趁她來不及反應,一口把她的半個陰戶含到嘴里。

        不到兩分鐘,媽媽就“來”了。我爬到她的身上,輕輕在她的嘴上親了一下。

        媽媽睜開眼,假裝生氣地說:“你的嘴那么騷,不許親我?!?/p>

        我又親她一下,說:“你只要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饒了你?!?/p>

        媽媽偏頭躲開我的嘴問:“甚么條件?”

        “你得告訴我嘴上的騷味是從哪里來的?!?/p>

        “我偏不說?!眿寢屝χ檬治孀∽?,防備我再親她。

        我伸出右手放在她的胳肢窩里問:“說不說?”

        媽媽怕癢,連忙討饒,“我說,是我下面的味?!?/p>

        “不具體!”我得理不讓人,撓了她一下。

        媽媽笑著說:“小磊,求求你,別撓了。你把手拿開我就說?!币娢彝饬?,她把嘴貼到我的耳朵上,小聲地說:“你嘴上的臊味是我的味。滿意了吧?小壞蛋!”說完緊緊抱住我。

        我再也忍不住身體的接觸和言語的挑逗,一邊發瘋似地親吻媽媽,一邊騰出一只手,把雞巴插進她的陰戶。媽媽的身體隨著我的抽插上下晃動。她一刻不停地吻我,直到我射精。她撫摸著我的臉,輕聲說:“小磊,你真好?!?/p>

        我的心里充滿對她的愛,一個問題油然而生:“媽,你上大學之前,你們寨子里的小伙子們叫你甚么?”

        媽媽不解地看看我說:“寨子里的人都叫我阿晨?!?/p>

        “我可以叫你阿晨姐姐嗎?”我問。

        媽媽先是愣一愣,接著噗嗤地笑了:“錯了。你該叫我阿晨妹妹,我叫你阿磊哥!”她親了我一下,避開我的目光說:“小磊,你是我的男人,你想怎么叫我都可以?!?/p>

        我又想起一個問題:“阿晨姐姐,我搬進來跟你一起住可以么?”

        媽媽點點頭,忽然臉紅了:“你今天去買些避孕藥好嗎?”

        “我買些避孕套,你就不用吃藥了?!蔽抑鲃咏ㄗh。

        媽媽的臉更紅了:“我我不想和你隔著一層?!?/p>

        “媽,我愛你!”在那一刻,這是我唯一能找到的字眼。

        我和媽媽成了無名有實的夫妻。我恨不得每時每刻都和媽媽做愛,但她堅持我要有節制,說太頻繁了對我的身體不好。我仍舊想方設法地幫她做家務,她并不完全拒絕,說分擔一些家務對男人有好處。白天媽媽學英語,我去學校;晚飯后,我們有時天南地北的聊天,有時偎在一起看電視,有時干脆目不轉睛地看著對方,好像永遠都看不夠。我們喜歡把身體貼在一起,隨著音樂慢慢跳舞。這種時候,我喜歡把手從后面伸到媽媽的內褲里,輕輕撫摸她的光滑而富有彈性的屁股。我對生活滿意極了,連我的導師都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我一定是交了一個漂亮的女朋友。

        我既不承認也不否認,但是心里甜絲絲的。

        我只有一件心事,就是媽媽在性交的時候從沒有達到過高潮。我那時的性知識實在有限。我知道凱麗有高潮。據她說,這種高潮比舔陰戶時得到的那種要強烈。

        至于派妮和伊娃,在挨時都會浪聲浪氣地尖叫,我自然認為她們也和凱麗一樣。

        上看到,美國女人為了取悅男人,也為了表明她們自己不是性冷澹,常常會假裝高潮。派妮和伊娃是否如此,我無從知道。)

        所以我以為每個女人都能在時獲得高潮,這也是我在情人節那天要送給媽媽第三個禮物的真正含義。

        可是兩個多星期過去了,媽媽卻沒有任何高潮的跡像。我百思不得其解,總覺得欠她甚么。終于,我決定再次請教凱麗。

        我和凱麗在從前常去的一個咖啡店里,找了一個角落坐下來。她正在寫博士論文,希望夏天畢業。因為我在電話上沒有說會面的原因,她有些擔心地問我出了甚么事。我結結巴巴地說我和媽媽已經同居了。凱麗遲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問我是不是后悔了。我搖搖頭。

        “那你媽媽對這個安排感到滿意嗎?”

        凱麗又問。

        “我媽媽很愛我,也很幸福,不過”我的臉通紅,覺得很不好意思跟外人談這種事情,“不過她在做愛時沒有高潮?!?/p>

        凱麗毫不掩飾地松了一口氣,半開玩笑地說:“你的舌頭不是挺好用的嗎?”

        “我不是說用嘴。是是說在性交的時候?!蔽医忉?。

        凱麗聽懂了我的問題,告訴我說并不是每個女人都能由性交得到高潮,只要我媽媽享受口交就不用擔心。我不甘心,問她能不能問一個有關她私人的問題。凱麗點點頭。

        “你是從一開始就能這樣獲得高潮嗎,還是后來”

        她笑笑,在一張餐巾紙上畫了女性生殖器的剖面圖,然后在陰道前壁的一個位置上重重描幾下,說:

        “從陰道口進去兩三寸的地方很敏感,叫做g點。你開始時先用手指摳那里,如果你媽媽有要小便的感覺,位置就找對了。持續刺激下去,有些女人就能產生一種比口交更強烈的高潮?!?/p>

        我連聲道謝。凱麗說她希望我能成功,但不要把這件事看得太重。

        “讓你媽媽感到你真心愛她,比任何別的東西都重要。另外,摳之前一定要剪指甲,否則不安全?!彼f。

        當天晚上,我一邊給媽媽舔陰戶,一邊照凱麗說的,用食指和中指按摩她的陰道前壁。開始時,媽媽沒有反應。揉了一會,媽媽突然說:“別亂摳。你弄得我想尿尿?!?/p>

        我心里一喜,說:“你忍一忍,一會兒就好了?!?/p>

        事實證明我太樂觀了。不但手指的按摩沒有產生任何效果,而且我還發現在時雞巴頭很難觸到g點,因為那個部位的陰道向小腹的方向凹進去,不在抽插的軌跡上。我連續試了一個多星期,除了媽媽對手指摳揉所造成的小便感覺開始習以為常之外,我沒有任何進展。也許凱麗說得對,不是每個女人都有g點高潮。

        三月中旬,我和導師到外地開會。會議一共三天,但東道主曾經是我的導師的學生,留我們在那里多住了一天,極盡地主之誼。我想念媽媽,歸心似箭,但礙于情面,還得裝出高興的樣子。

        我回到家里已經是第四天傍晚。媽媽為我擺上大米稀飯和從中國城買的醬菜,說剛下飛機,吃些清澹的好。我匆匆吃了幾口,算是交差。然后把媽媽攬在懷里,一個吻持續了好幾分鐘。

        我換口氣,一邊輕輕咬她的耳垂一邊問:“媽,你想我嗎?”

        媽媽把臉靠在我的肩上,嗯了一聲。

        “是想我還是想我的雞巴?”我得寸進尺。

        媽媽親了我一下,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都想?!?/p>

        我拉她坐在沙發上,一只手伸進她的內衣,用拇指和食指捻揉她那已經漲硬的乳頭。媽媽的呼吸聲變的越來越粗。忽然,她用嘶啞的聲音貼著我的耳邊問:“你真的喜歡我的有騷味嗎?”

        我第一次聽到媽媽主動說臟話,興奮地點點頭。

        媽媽接著說:“我今天早上沒有洗,給你留著呢?!?/p>

        我在她的乳頭上捏了一下,笑著說:“難怪剛才只有米粥和咸菜。原來好菜還留在后面”

        我突然有了一個主意。我跑進臥室,拿出一床厚被鋪在餐桌上,又拿來一個枕頭。然后我把媽媽從沙發上拉起,三下兩下脫光她的衣服,抱起她一絲不掛的身體放在餐桌上。我抬起她的兩腿推到她胸前,又把枕頭墊在她的屁股下面,使她的陰戶成為全身最凸出的部分。

        我拉過一把椅子坐在餐桌前,輕輕分開她的陰唇,笑著說:“最后一道菜的名字叫晨蚌含露?!蔽遗聥寢屄牪欢?,從她的兩腿間看著她說:“早晨的晨,是你的名字。蚌就是這個,”

        我把她的陰唇開合了幾次,接著說:“至于蚌里面含的露水嘛,是這道菜的精華?!?/p>

        因為她的陰戶離我的臉只有幾寸遠,我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腥騷味。不等媽媽回應,我略一低頭,把臉埋進淫露充盈的肉“蚌”之間。

        我吮舔了一會兒,媽媽突然推開我的頭,啞著嗓子說:“我不要嘴,要你的雞巴?!?/p>

        我站起身,一手分開她的小陰唇,一手把紫紅發亮的雞巴頭對準了半開的陰道口,身子一挺,小半根雞巴消失在她的陰戶里。我正要乘興挺進,忽然想到媽媽的屁股位置高,我是從下面向前上方插,這時的雞巴頭正對著g點。我推推枕頭,把她的下身墊得更高。然后一只手放在她的小腹上輕輕下壓,另一只手扶住雞巴,瞄準g點用力動。過了十幾分鐘,我已經汗流夾背,媽媽的呻吟聲也越來越響,一陣陣趐癢從雞巴傳遍全身。我再也堅持不住,一股股熱精射進媽媽的陰道。

        媽媽顯然知道我射精了,喘著氣求我:“別,別停下!”邊說邊前后搖動著身體,主動起我來。

        幸好我的雞巴在射精后不會馬上軟下去。我吸一口氣,配合著媽媽的動作,對準g點反復抽插。又了二、三十下,媽媽突然全身繃緊,整個陰道劇烈地抽動,喉頭發出尖細的聲音。

        “成功了!”我剛來得及想完這三個字,就看到一股液體從媽媽的陰戶中噴出來,一直噴到我的胸脯上。我開始以為是眼花了,但很快發現不是錯覺。液體是從她的尿道里射出來的,總共噴了四次,前三次力量很大,直射到我的身上,最后一次顯得有氣無力。那時媽媽的陰道還在抽搐,但身體已經癱軟了。

        過了好一會兒,媽媽才睜開眼睛,把我拉到她身邊,親了我一下,喃喃地說:“小磊,你死我了把我抱到床上去好嗎?”

        我抱起她柔軟的身體,走進臥室。我撫摸著她的頭發問:“阿晨,你剛才舒服嗎?”

        “嗯,你真好?!眿寢屇坎晦D睛地看著我說。

        “剛才是什么感覺?”我問。

        媽媽想了幾秒鐘,好像是在回憶剛剛發生的事情,然后慢慢的說:

        “你當時舔得很舒服,可是我總覺得里邊空空的,想要你。從一開始,你就捅得我想尿尿。我先是忍著,后來就覺得挺舒服。再后來我也說不清,只是想讓你不停地捅那個地方。再后來,我覺得下半身像化了一樣,控制不”媽媽中途停住,臉變得通紅,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有些不知所措地說:“我剛才是不是尿尿了?”

        我親親她的額頭,笑著回答,“不光尿尿,而且尿得很高,噴了我一身!”

        媽媽的臉更紅了:“我覺得控制不住,當時也不想控制,下面一松,好像整個身體都化成水流走了。我下次試試,也許能憋住?!?/p>

        看著她那不知所措的樣子,我摟住她,說:“媽,只要你舒服,什么時候想尿就尿。不用憋住。大不了以后在身下多墊幾層浴巾?!?/p>

        “你對我真好?!眿寢岊^靠著我的胸脯說。

        我笑笑?!霸僬f,看著你的像間歇噴泉一樣朝上噴水是件很刺激的事,但愿以后年年噴、月月噴、日日噴!”

        “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媽媽在我的肩膀上輕咬一下。

        “媽,以前每次都是我一人射精,未免不公平。從現在開始,我射精,你噴尿,這才算真正的男女平等?!蔽彝A艘幌?,半開玩笑半認真地接著說:“我以前下過保證,要好好照顧你,讓你享福,到今天才算兌現了一點?!?/p>

        媽媽沒等我說完,就格格兒地笑起來。好一會,她才停住笑,假裝認真地說:“你倒真是個孝順兒子,能把你媽得小便失禁。天下能跟你比的還真不多!”

        很久以后,我才從書本上得知媽媽噴射的不是尿,而是和男人的精液相似的液體。當然里面沒有精子。凱麗是對的,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g點高潮。而且有g點高潮的人,也不全會射精。至于媽媽能把精噴得很遠,可能和她有多年的舞蹈訓練,盆腔肌肉發達有關。

        晨蚌吐珠

        四月初發生了一件小事,卻影響了我和媽媽的一生。我們住的研究生公寓,每年春天都要滅一次蟑螂。那天早上,我吃完早飯剛要去實驗室,滅蟑螂的工人就來了。他得知我們是中國來的,開始用奇聲怪調的中文說,他以前學過中文,想去中國旅游,接著對我說:“你的,太太,很,漂亮?!?/p>

        媽媽張開嘴要解釋,我搶先道謝,算是承認了我們的夫妻關系。其實我并沒有甚么特殊的動機。媽媽看起來很年輕,再加上美國人常??床怀鰜喼奕说哪挲g,而且這所公寓里住的幾乎全是夫妻,所以這個家伙盡管多嘴多舌,倒也有情可原,我用不著跟他解釋。再說,天知道我們的解釋會不會引出更多的廢話。我可不想跟他饒舌。我道了謝,跟媽媽說了一聲“bye”,開門走了。

        在走廊里,我聽到那個家伙又在結結巴巴地說:“你,們的,小孩子,一定,也,很,漂亮?!?/p>

        那天的實驗很順利,可是我總是覺得有件事該做,卻又想不起是甚么事。晚上回到家,媽媽在吃晚飯時說:

        “小磊,你今天早上為甚么跟那個工人承認我們是夫妻,他如果說了出去怎么辦?”

        “別擔心,美國人才不關心別人的事情呢。再說,他根本就分不清中國人誰是誰,就算說出去也沒人信?!蔽艺f。

        媽媽還是有些不高興:“而且你走了,他仍舊說個沒完沒了,說咱們應該生個女兒,像媽媽一樣漂亮”

        “應該生個女兒!”我心里一動。這就是我想了一整天也沒想起來的事!我小時候,常常聽媽媽說希望給我生個妹妹,現在

        “小磊,你發什么呆?”媽媽的聲音打斷我的思路。

        我看了媽媽一眼,說:“媽,你以前不是也想再要個女兒嗎?”

        “可是那時工作很忙,再加上你爸爸說中國人口太多了”媽媽說。

        “那時不行,現在可以呀?!蔽业南敕_口而出。

        媽媽輕嘆一聲,“說這些有什么用,你爸爸已經不在了?!?/p>

        我能感覺到心在砰砰跳,但仍舊用輕描澹寫的口氣說:“爸爸不在了,還有我呢!”

        媽媽不解地看了我好幾秒鐘,突然移開目光,臉刷地紅了,小聲說:“別胡說八道!”

        “媽,我可不是在跟你開玩笑?!蔽易綃寢屔磉?,輕輕摟住她。

        媽媽嘆口氣說:“我已經老了。再說,就算生出孩子來,是該管你叫哥哥還是叫爸爸?”

        “媽,你幾個月前剛過完三十九歲生日?,F在四十多歲生孩子的女人很多?!?/p>

        【怎么找到附近的快餐_东莞式服务,欢迎您的光临】杭州西湖附近的酒店,附近的宾馆住宿...